http://www.breeziemaples.com

日媒:日本半导体人才告急 中美还来“挖墙脚”

日本各大半导体公司五年前相继推动裁员,使求职市场上充斥半导体技术人员。如今,日本半导体业现在却面临招人困难的窘境,不仅如此,其他外国企业也捧着高薪要来挖角人才。 日经新闻报导,东芝计划在三重县四日市市和岩手县北上市启用新的制造厂房,却未能招到足够的技术人员。 同时,紫光集团旗下半导体研发公司长江存储科技却传出在日本开始招聘活动,在各电子大厂设立研发基地的JR南武线总站川崎站设立办公室,以方便招聘东芝、富士通等大厂技术人员。 美光科技自从宣布取消与英特尔的合作、自行研发记忆体,也开始对东芝技术人员挖角。东芝半导体技术人员接到人才仲介信件,上头写着“待遇800万日圆以上,招聘人数无上限”。

半导体市场一片繁荣,半导体人才却严重不足。《日经中文网》10日报道称,随着半导体技术人员的争夺战日趋激烈,社会招聘日益困难,而本就人才告急的日本却还要面对中、美两国双双“挖墙脚”。 另一方面,不断崛起的汽车行业,也在加入了争夺精通半导体技术人员的大军。学习半导体的学生人数严重不足,更是让遭遇困境的日本雪上加霜。 金沙网www.js55.com,日本半导体人才告急,中美还来挖人 《日经中文网》报道称,从智能手机、数据中心到汽车等,半导体的买家多种多样,存储器市场一片活跃。随之而起的半导体技术人才争夺战也日益激烈。 文章一开始便提到,东芝为招聘半导体技术人员伤透了脑筋。由于存储器需求扩大,东芝计划建造新的厂房,但未能招聘到足够的技术人员。瑞萨电子等同行的裁员也告一段落,其他竞争企业也通过高额薪酬争取经验丰富的人才。 与此同时,中美半导体企业也在“盘算”着从日本人才市场中“挖墙脚”。例如,存储器巨头美国美光科技在取消与英特尔合作、宣布自主推动闪存开发之后,开始挖掘东芝的技术人员。“待遇800万日元以上,招聘人数无上限……仅限有能力推动美光科技的项目走向成功的人士”,东芝的半导体人员接到了猎头发来的邮件。 另一方面,中国国有企业紫光集团旗下的半导体存储器开发企业长江存储科技,刚刚在日本启动了招聘活动。报道称,长江存储科技拥有相当于3万亿日元的国家基金,2016年秋在美国硅谷开设了研发基地,此前已经从美光科技等挖到技术人员,以40人规模启动研发工作。如今在川崎市的面积可供100人工作。而其之所以选址在川崎车站,是因为这里容易招聘东芝、富士通和NEC等的技术人员。 “而作为招聘技术人员的竞争对手,汽车企业也在崛起,”《日经中文网》指出,由于自动驾驶技术等的普及,半导体的作用将扩大,精通半导体的技术人员很抢手。2017年底,电装就从东芝的四日市工厂挖走了开发团队,成为了日本半导体行业的话题。 虽然5年前的日本跳槽市场中充斥着半导体技术人员——当时瑞萨、索尼、富士通和松下相继推进裁员,但如今裁员已告一段落,社会招聘日趋困难。报道援引Recruit Career统计称,半导体行业的有效求人倍率在有可比数据的2014年1月以来的约4年里,从0.52倍提高至2.56倍,超过所有行业的平均水平。 应届毕业生招聘同样存在人才不足, “学习半导体的学生维持长期减少态势”。报道称,日本的电子大型企业在90年代相继缩小半导体业务,结果电子工学专业的学生减少。 “韩国芯”发展中的人才策略 《日经中文网》指出,虽然半导体产业在日本国内往往被视为夕阳产业,但世界市场在在突破40万亿日元的如今,仍保持年率2位数增长。在美国、韩国和中国台湾,30岁时年收入便超过1千万日元的技术人员很多。 东芝存储器生产的NAND型闪存价格目前呈现下跌态势,但与之竞争的韩国三星电子的DRAM则表现强劲,在盈利能力上,差距正在扩大。 新华社7日报道称,以三星为代表的韩国半导体产业崛起,引发业界瞩目。从白手起家到独占鳌头,“韩国芯”的发展除了与韩国财团制下的强大财力、全面产业布局密切相关,对人才的高度重视也厚植了产业发展的“土壤”。 据新华社报道,三星在美国建立研发中心,并配置相同生产设备,高薪雇用当地人才培训本土工程师,经培训的工程师再回本部工作。现在,三星已建成覆盖全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三星综合技术院,派遣优秀人才出国,也引入海外人才。 2005年,三星电子与韩国成均馆大学合作创办半导体工学系,每年为韩国半导体企业培养芯片人才。2017年,三星电子携手8家合作企业,设立半导体设施技术学院,培养半导体行业人才。 此外,政府大力支持和校企合作模式,优化了产业持续发展的环境。 1999年,韩国教育部为建设研究型高校发起“BK21”计划,对580所大学或研究所进行专项支持,并将大学能否和企业有机结合纳入核心评价指标。韩国大学由此掀起半导体专业热,为企业输送大批人才。 据中国青年报9日报道,在今天的中国,并没有多少学生愿意报考半导体这个专业方向,大多数本科生、研究生热衷于学习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CPU中心主任汪东升6日表示,中国半导体除了产业和技术上的不足,人才培养是一个更加隐蔽、但影响更加深远的问题。 汪东升回忆,十多年前芯片半导体产业正处热潮时,有很多高校都培养了不少年轻的专业人才,以当年清华大学的研究小组为例,就有十几个博士,现在这些人大部分都在国内外知名高校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研究。 到底该如何解决国内这一燃眉之急呢? 中国半导体行业著名专家、之江实验室芯片中心高级顾问李序武博士说,三星和成均馆大学的合作为芯片产业输送了大批人才,“中国芯”要发展,人才缺口极大。 他建议通过三个渠道培养:主渠道是高校培养,特别是大力培养系统芯片所需的交叉学科人才;从海外引进核心人才,芯片企业可效仿三星在海外设立实验室招贤纳士;还有就是企业的电子工程师经过培训转轨为集成电路设计工程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