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最老的造型路灯将见证城市史

我在断桥景区附近碰上了西湖景区的环卫工人陈师傅。他说,北山街,每天早上都是他在清扫路面,“我每天会顺带一起擦拭灯柱还有垃圾箱。”陈师傅指着路灯高度的1/3处说,“但我只能擦到我够得着的地方。”

编辑:中国照明网 叶子

金沙网www.js55.com,市民朱先生来电:西湖边的路灯都脏得不像样子,太难看,太影响杭州形象了。有关部门能不能多给路灯洗洗脸啊?

白玉兰灯是1978年3月出现在白堤上的,接着北山街、白沙路,围着北里湖一圈全装上了,一共有200盏,很多情侣晚上在柔和的灯光下挽手而过。“路灯高是5.5米,花加花托高1.6米,灯杆高3.9米,每朵白玉兰高60厘米,宽15厘米。”设计这款路灯的工程师叫华茂昌,今年71岁,1978年,杭州市区约有8000盏路灯,相貌都一样——电线水泥杆上装个白炽灯,上面再罩个工矿罩。“自从杭州有了路灯,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的。当时设计造型灯,是为了在西湖景区营造出一种安静、幽雅的味道。”华茂昌说。 “那时候生产技术有限,要先看厂家灯样图册,再考虑如何设计。我们拿到上海燎原灯具厂的样册,一眼都相中了白玉兰灯。虽然当时不少城市都已经用了这种玉兰造型的路灯,像北京的长安街、南京大桥等,但大家还是觉得,白玉兰跟西湖最配。“接下来是确定路灯高度和灯杆颜色。我和路灯队的检修班班长刘进一起去西湖边量的,路灯高5.5米,每隔25米装一盏,这是根据当时的马路长宽和柳树高度定的。玉兰花灯罩肯定是用白色玻璃,花托用了淡绿色,灯杆最初选了天蓝色,可第一批78盏装上去后,马上被否决掉了,天蓝色跟周围环境不协调,于是刷成了现在的淡绿色。”白玉兰路灯中的顶灯最早用的是125瓦的水银灯,下面四盏灯用的是100瓦的白炽灯,不过现在都已经换成了节能灯泡。当时为了防锈,花托由铁换成了铝,固定的铁螺丝换成了铜螺丝。灯罩是由上海燎原灯具厂制作的,灯杆是杭州西湖照明设备厂生产的,现在灯座的门盖上还印有“西湖”两字和三潭印月的图案。“装好后,我经常吃好晚饭后到白堤上绕一圈,听听游客的评价,看到不少人在路灯下拍照,就放心了。”华茂昌说。 不过白玉兰灯也有缺点。“玻璃灯罩与灯托之间不密封,特别容易招虫子,三天两头要清理。灯杆是铁做的,容易生锈。跟现在的路灯相比,白玉兰灯亮度也不够,后来就慢慢被淘汰了。北山街上的是2005年北山街改造时换掉的,用仿古宫灯代替。今年6月21日,断桥到青少年宫的25盏也拆了,这样沿北里湖一圈的白玉兰灯全被换掉了,现在就剩白沙路北侧人行道上的这9盏了。”杭州市路灯管理所副主任王健说。 现在路灯管理所初步做了方案保留这9盏白玉兰灯——玉兰花的造型肯定是保留的,但有些材料是要换了,像铸铁灯柱要换成钢管;玻璃灯罩要换成白色的高密度塑料,灯托与灯罩之间要加上密封圈。

另外,据有关部门了解,杭州市目前一盏路灯的养护费是210元,这210元包括了人工费、油漆费、维修费等,大部分的开支都花在路灯维修上,而摊在每盏路灯清洗的费用上只有10元。

朱先生说,作为杭州人,杭州花巨资打造了音乐喷泉和灯光秀,但也应注重西湖的日常维护,多给路灯洗洗脸。他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根据朱先生反映的情况,我们从北山街一路到湖滨,无论是在新新饭店门口,还是杭州饭店附近,沿路矗立着一盏盏古色古香的路灯。在这其中,不少路灯都颇有“沧桑感”:灯上沾满了灰尘,有些还结着蜘蛛网,玻璃灯罩里也存积了一些飞虫干尸。

大概是西湖景区的生态太好了,虫子就喜欢在此寄居。“夏天时,我们曾在北山街的楼外楼附近做了一个实验,集体统一清洗了几盏路灯,过了三天来看,灯罩里的飞虫又肆虐了,小虫引来蜘蛛,蜘蛛网也织好了。” 这位工作人员无奈地说,“蜘蛛网今天掸掉,明天又织上了,而且飞虫尸体胶质粘在灯罩上很难清除。”

西湖边的路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