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对话工程百强 |照明行业最突出的变革是什么?如何看待工程行业进入薄利时代?

9月,注定是收获的季节。《阿拉丁·设计》记者奔忙于四川这座极具传奇色彩的城市之中,探访当地具有代表性的设计院、照明工程公司,了解本地的照明市场环境,以及全国性的政策、资本介入、照明观念等因素对本地企业的影响,走访企业包括成都艾森德光电工程有限公司、四川大光明城市照明工程有限公司、四川金典照明工程有限公司。

8月1日-7日,我们先后走访了深圳市文业照明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金照明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标美照明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深圳市名家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凯铭电气照明有限公司等5家深圳企业。谈及几大变革问题,他们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做了分析和阐述,包括EPC、PPP模式的利弊,资本介入对工程行业的影响,可能面临的枯水期,行业未来的爆发点和发展趋势等。他们中大部分表示今年的业务量很大,机会很多,虽然也感觉到有压力,但仍然以理性、积极的心态面对。

赵凯 成都艾森德光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

陈文斌 深圳市文业照明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刘昌严 四川大光明城市照明工程有限公司董事

唐晓丹 深圳市金照明实业有限公司设计中心运营总监

姜智彬 四川金典照明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

周伟 深圳市标美照明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

姜智彬:"我们不应该被动地等待别的行业给我们机会,而是要主动地提出我们的创意、理念,去跟别的行业对接、融合。"

王丹青 深圳市名家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设计主管

四川照明市场的环境如何?

袁伟铭 深圳市凯铭电气照明有限公司设计中心(全国)执行&设计总监

姜智彬:我对全国市场不太了解,但是我认为四川市场非常好,首先是从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数据来看,有多个城市正在做规划设计,没有做的也正在学习考察阶段,准备去做。四川是个旅游大省,而且四川人喜欢消费,喜欢夜生活,喜欢浪漫,这些因素决定了四川市场潜力很大。其实,全国大型的照明企业都很重视四川市场,如果要成立分公司的话,基本上都会考虑四川。但是要怎么样把四川市场开发好,这就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因素了。

甘今路 深圳市凯铭电器照明有限公司设计中心(全国)首席设计经理

公司的业务情况如何?

许法卿 广州达森灯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赵凯:我们的业务全国都有,贵州、云南、重庆、四川的项目比较多。近年来,公司地产这块业务有所减少,市政项目相对多了一些。

关键词 变革

刘昌严:这三年的业务量缩减得比较厉害,相比三年前缩减了一半。三年前,成都有非常多的立面改造项目,我们凭借自身的优势,跟政府之间合作比较多。当时的业务量在全国来看都是很可观的。

谈到照明行业最突出的几大变革,资金、质保要求、项目体量、PPP模式等一一被点名。而细细挖掘,我们发现这些变革背后有着一些可循的发展轨迹,抓住这些细节,也许能帮助我们更好地预测未来的走势。

今年的业务量比去年好一些,现在公司正在施工的项目有十几个,相对都比较小,都是百万级的项目。近几年我们在房地产领域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主要与全国前20强的一些地产公司合作。市政方面还是我们主要的业务方向,现在我们正在做的洛带古镇,希望能从设计上、技术上做一些创新,增加更多艺术、演绎性的东西。

疑问1:现在照明行业最突出的几大变革是什么?

姜智彬:从业务对象来讲,我们主攻房地产、市政这两块。房地产进入高峰期的时候,我们也和全国大型的房地产公司合作过,即使很低迷的时候,我们也一直在关注。但因为房地产市场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所以市政项目现在是我们最主要的支撑点,在我们未来的规划中,市政的占比可能也会更多。

甘今路:以前LED市场很混乱,工程公司有利可图的地方很多;现在市场透明化了,可操作的空间就少了。在这种薄利的情况下,资金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工程公司前期投入大、后期回款慢,特别是一些政府项目,不给预付款,还款也要几年以后。如今质保要求也变高了,以前质保就两三年,现在基本要五年以上;有的企业为了提高竞标分数,可能会承诺六、七年以上的质保。每增加一年的质保,对工程公司来说都是额外的费用。所以说,资金问题成为了制约企业发展的关键,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公司选择上市的原因。除此之外,针对一些大工程,工程公司还可以和厂家、投资公司等通过联合组建项目公司来进行投资,比如PPP项目就是采用这种方式。

从区域来看,四川是我们的大本营,我们还是想先把四川做好,不会盲目扩张,有选择性地进入一些区域,比如西部地区,这些市场发展相对滞后的地方,市场空间更大一些。

王丹青:在我看来,这几年最大的变革就是项目的体量变大,不像我入行那时候,一千万的项目都是很大的项目。现在的项目起步都是几千万,上亿的项目很多。随着国家推行PPP政策之后,项目的体量就更大了。出现大体量项目的原因,一是政府对于夜游经济的重视,二是照明行业自身的变革让大项目的实施变成可能。

从业务的领域来讲,我们不能单纯只做照明,而是拓展到和照明相关联的体育文化产业,我们最近已经在对接一些资源了。我们不应该被动地等待别的行业给我们机会,而是要主动地提出我们的创意、理念,去跟别的行业对接、融合。

疑问2:怎样看待设计施工一体化的模式?

赵凯:"我一直认为只要专业技术够强,无论什么时期都不用怕。"

周伟:我们有自己的设计团队,但力量还是比较弱,主要跟一些大的设计公司进行合作、对接。但EPC现在已经是一个趋势了,我们也在想,怎么把自己的设计团队做得更强。EPC的模式我觉得挺好的。以前设计和施工是分开的,经常打架,设计说我这个设计很好,但是施工说没办法落地,出现很多扯皮推诿的事。用EPC的模式,责任划分就很清晰了。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政府的招标要求和条款并不明确、不透明。

您觉得这些年照明行业最突出的几大变革是什么?

甘今路:设计施工一体化的EPC对于业主来说省时省力,但对于工程公司来说却很容易遭到质疑。因为从头到尾都由一家公司说了算,不公开、不透明,就会有人觉得你从前期的设计开始就把自己的利润最大化。面对质疑,我觉得工程公司应当要作出转变。作为城市亮化运营商,我们必须坚守底线,要对得起这个城市,做出来的东西起码要让大家认可,要保证安全性和效果。

赵凯:我觉得变革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业主对美的诉求在提高。以前很多项目搞出来就像农家乐,比如2001年做的春熙路,花花哨哨的。后来业主更倾向于老百姓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开始注重营造气氛、品牌包装,为的是提高项目的效益。现在对灯光的要求就更严格了,项目报审的时候,灯光不好就不给过。第二是资本的介入。资本介入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总的来说是好的,它加速了企业优胜劣汰的过程。

袁伟铭:EPC模式有利有弊。一个好处是可以节约时间和金钱。对于一个市政项目来说,如果设计、施工分开招标的话,需要非常多的沟通环节,整个流程至少要3个月以上;如果是设计施工打包一起,推动起来就快多了。还有一个好处是责任明确。项目做出来了,如果效果不好,业主很容易找到责任人,避免扯皮。

刘昌严:第一是产品的变革。我最早是做舞台灯光的,以前要实现灯光色彩的变化,要用到比如今多两三倍的灯具。结合一些舞台上面的技术,相对今天要复杂、困难得多。所以从早期的传统照明到现在的LED照明,这种变革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

不好的是领导的个人因素太强,为了迎合他的喜好,满足他的政绩,配合他的时间,项目变动的可能性就很大。某些EPC为什么工期那么赶,就是因为担心项目谈好了,要操作了,快上了,然后负责的领导下台了,被调走了,换届了,前面半年、一年的时间就全浪费了。

金沙网www.js55.com,第二是照明领域的跨界。在很多年前,国内的照明前辈们在设计的时候,就想到从场景上面去延伸灯光,用灯光去演绎场景的变化。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它就是一个跨界。现在,照明除了运用声光电,还加上了互动感应、全息投影、VR等技术。这种跨界给人们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更多的体验感,也给客户带来更多的价值。

许法卿:一般来说商业项目比较倾向于设计施工一体化;政府项目的话,要看地域,像北上广深基本很少有设计施工一体化的,相对来说小城市的接受度则更高一些;文旅项目基本上都是旅游公司在主导,也比较倾向于用EPC来操作。

姜智彬:要说最突出的几个变革,从产品角度来讲,首先是LED的出现替代传统光源,算是一个比较大的突破;还有一些高科技的运用,比如互动投影、3D、VR等,也是一个比较大的变革。第二,从设计的角度来看,原来的照明没有太多的设计,现在设计越来越受到重视和认可。第三,从工程的角度来讲,现在工程的体量比原来也有了比较大的突破。第四,注重投资模式,原来都是30%~50%的预付款,现在更多是和投资相结合,这可能和政府的财政赤字有关,于是就带来在工程资金模式上面一个本质性的变化。第五是竞争,原来更多是区域性的竞争,现在是全国性的竞争。第六是近两年才出现的变化,就是现在灯光不再单纯是灯光,它会和景观、绿化、文化旅游相结合。

疑问3:有参与PPP项目吗?对于这种模式怎么看?

如何应对行业的变革?

唐晓丹:简单来说,PPP模式是政府与社会资本建立起“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的共同体关系,是一种创新模式,适用于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投资、运营。随着城市照明建设的不断展开,照明项目的体量和规模都越来越整体化、规模化,也需要有稳定大量的资金投入,PPP模式将会有更广阔的市场前景。

赵凯:我一直认为只要专业技术够强,无论什么时期都不用怕。我们公司现在可能有30%的项目是慕名找上门来的新客户,我想他们看重的就是我们的专业水平。我觉得国内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些务实、专业,而且真正为业主着想的公司。

在这种模式下,服务运营超过建设走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且周期也更长。所以这对参与项目的各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企业来说,更多要依靠优质的产品、更加专业和精细化的服务、更有效的运营管理机制,甚至是对资源整合和运营的专业性,要在资源和资本的基础上产生价值、产生效益。我们也了解和接触过一些类似项目,目前在实践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完善,包括法律法规政策的完善保障等。从自身来说,金照明也是抱着积极探索、勇于实践的态度,更关键的是做好自身的专业平台建设,抓住机遇,合作共赢。


周伟:打铁要自身硬,EPC也好,PPP也好,首先你的设计团队和整体综合实力要体现出来。PPP因为是社会资本的运作,那么就不光是要求企业资金要有实力,你还得要有跟资本方对接的条件。还要考虑到政府本身的支付能力,毕竟三五年的时间很多因素在变化。现在炒得沸沸扬扬,大家都说做PPP,但是实际上真正落地的有几家呢?我看到的真的不多。很多项目,不是政府说做,我就能做的。很多融资机构都需要政府的一些承诺或者托底,同时要做多方面的评估,首先要看政府的财政收入怎么样,还有这个项目是收费的还是不收费的。有些收费项目可以在运营过程中逐步回款,但是如果是不收费的,可能就是财政直接出口,你拿什么来承诺我?所以放眼一看,整个市场做PPP大项目的,不管是亮化还是基础建设,大部分都是央企或者上市企业,因为它们有融资的能力。虽然现在爆发出来很多照明工程,但是该不该你做,是不是该你挣的钱,我觉得还是要考虑一下。

赵凯:"让他们去玩资本运作,我们就只负责干专业的活,踏踏实实做好分内的事,为资本服务,就可以了。"

疑问4:资本的介入对于工程行业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刘昌严:"因为采用这两种模式的项目都很大,没有足够的资金,项目根本操作不了。所以像我们这样的公司要么找一颗大树来靠,要么抱团整合资源。"

陈文斌:资本会促进行业快速发展,一批优秀的工程公司迅速崛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