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金沙网www.js55.com:工业照明行业内低价中标的游戏:饿死同行、累

核心提示:一些可怜的工程师发现项目干完,产值是负的。前期觉得捡到大便宜的业主,最后发现深陷泥潭而不能抽身。

国际工程项目分包的特殊原则有哪些?下面本网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以供参考。

今天下午COFFEE TIME和同事聊天,知道公司有个项目没能拿下来,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国际工程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在投标、施工和诉讼或仲裁方面形成了一套自有的规则,这套规则以业主、主包商、工程师或建筑师、分包商为主要角色,具有自身的特点和技巧。

大背景是最近经济行情不好,市面上像样的项目尤其稀缺。公司接到某业主的邀标书,正是战前紧张的时刻。好比大雪飘飘的草原,出来露面的食草动物就那么几个。狼群们看到,眼珠子全都绿绿的。

1、主包商将分包商列入标书中,但分包商名单或分包商的报价行为不能在主包商和分包商之间形成合同关系。

竞争对手A公司开始走关系路线,把业主高层的喜好摸了个八九不离十;

主包商根据合同规定列出分包商名单并递交给业主的行为,并没有在主包商与分包商之间形成合同关系。根据一般合同法原理,在投标过程中,分包商的报价只是一种要约行为,在没有得到主包商的承诺之前,双方没有合同关系。如果主包商在中标后选择了其他分包商,分包商没有法律依据要求主包商赔偿;反之,如果由于分包商以价格错误、原报价太低或者要求提高价格为由拒绝接受分包,迫使主包商在中标后不得不另找他人,主包商也没有法律依据要求分包商赔偿或承担原提供报价的分包商与其他替代分包商之间价格的价差。

竞争对手B公司放出狠话,不管最后业主杀价杀到什么地步,这活都要接;

案例:在McCandlish Electric,Inc.诉WillConstruction Co.No.18935-00-III,2001 Wash.App.LEXIS 1364(June 28,2001)案中,Will公司在向Leaveworth市政府投标污水处理厂项目时,使用厂原告McCandlish公司的电气设施的报价,并根据标书的规定将原告作为电器分包商列入了投标文件。开标后,Will公司发现自己的报价远远低于第二标的报价,于是对是否与市政府签署合同犹豫不决,同时要求原告McCandlish公司降低报价,原告回应同意对价格给予调整。

我们和这个业主合作了三四个项目,某个项目刚开车,应该说茶还热乎,谈笑风生的几率很大。

Will公司接受了市政府的合同,在授标后Will公司要求市政府准许使用其他替代的分包商。在WIll公司的强烈要求下,市政府同意Will公司使用另外替代的分包商实施电气工程。

因为暂时还有项目运作,所以报价一切按照正常步骤,水深水浅的地方酌情加了点吃饭钱,可以说报出的价格在平时看起来完全很正常。

McCandlish公司随即将Will公司告上法庭,称根据华盛顿州分包商名单法案的规定要求被告赔偿损失。该法案规定:“每项招标应要求每一投标人递交作为投标一部分的或者在公布的递交标书时间之后的一小时内递交分包商名单,如中标,投标人可以将工程分包给名单上列明的分包商。”一审法院认定WⅢ公司的行为不违背法律规定,于是原告上诉。

结果第一轮比价,B公司的价格是我们的70%。同事们有点莫名惊诧,B公司平时的价格都和我们不相上下,有时还略高。找了B的朋友问问,原来B很多人都在OVER HEAD(空着没项目做的意思)。再没项目就要裁员,所以B决定背水一战,豁出去了。

尽管上诉法院批评了被告Wilt公司的不道德竞标行为,但上诉法院肯定了原法院的判决。上诉法院承认法令默示主包商可以根据法令的规定将分包合同授予名单上列明的分包商,然而,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主包商在任何情况下不可以使用其他分包商替代名单上的分包商”,而且法令也没有规定分包商可以将此作为诉讼理由。较合理的解释是,分包商名单法令的实施是用来规范和调整投标过程的。因此,法院判定原告败诉。

第二轮谈判的时候,我们公司直接降到了B之前的价位上。因为高层说,老客户不能丢。

2、分包合同形式可与主合同形式不同

最近刚得到的消息,B公司最后中标了。

国际工程承包项目的主合同可以分为总价合同、单价合同和成本补偿合同三类,无论主包商与业主签订何种合同,分包合同的形式可以采取与主合同不同的形式,主包商可以不受主合同类型的限制选择分包合同的类型,只要主包商和分包商合意一致即可。

来自业主方的可靠消息透露,B公司最后的中标价格大概降到了我们第一次报价的50%。这是个啥概念?

对于分包合同采用何种类型,FIDIC合同各种版本、ICE合同和JCT合同中均没有明确规定和限制,主包商可以根据工程的性质、种类、范围和规范要求自行决定。在大型工程项目中,如果招标文件中业主提供了分包合同格式,而且规定承包商必须遵守,则承包商应遵守业主提供的分包合同的类型和分包合同条款,在这种限制性规定情况下,承包商没有选择分包合同的自由。

工业照明行业也就是个服务业,我们举个例子,假如把这个合同靠谱地执行下去,做到可以不出大问题地成功开车,成本大概是1000万(简单起见,我们就拿纯设计合同说事吧)。这里的成本包括工程师薪水,管理成本,行政成本,保密成本,IT成本等等。正常照明公司也就敢要价到1200万,因为利润透明,再高业主就要把你踢飞了。如果是关系比较好的长期合作伙伴,会适当打折。也就是说你最开始要价到1200万的话,打个9折,1080万。一般设计合同占项目总投资不会超过10%,为了好算一点吧,我们假设这个项目成本1个亿。这也就意味着,一大帮子人辛辛苦苦,忙前忙后,笑脸贴大巴掌地干完一个项目,公司才能挣不到100万,也就是总合同的1%不到。这么个合同以干一年计,大概需要20-30人。公司拿走一大半利润作为现金流,大家分个年终奖绝对也就是几K吧。现在这物价,几K在一线城市也就买几个大包子尝尝吧。好吧,这还是一帆风顺的情况。

在国际工程项目实务中,选择分包合同类型时应注意如下事项:

现在的情况是这个合同被以大概600万的成本接下来了。这是啥概念呢?公司为了执行这个项目,在支付日常成本的同时还要补贴项目。很多设计院也好,照明公司也好,都是算产值的,这些可怜的工程师干完这个项目发现自己的产值是负的,还要赔给公司钱。公司自然不会干这种把钱给你再从你口袋里拿出来的傻事,它只会在给你的时候就把该拿的拿掉。

主合同是单价合同,分包合同可以是单价合同、总价合同或成本补偿合同。在这种情况下,主包商和分包商应注意合同中的工程数量清单中工程量的准确性。

于是工程师们发现各种福利越来越差,有些甚至取消了。项目的活却一点也没少,到了后期为了节省成本,公司还会逐渐把人撤出。这就意味着越是主导专业越到后期,越要累个半死。而前期觉得自己捡到大便宜的业主,最后发现自己深陷泥潭而不能抽身。项目结束的时候算算,发现自己根本没省到钱。

主合同是总价合同,分包合同不宜选择单价合同形式,而应同样选择总价合同或成本补偿合同。

项目里的小明,刚刚升职为工程师,他30岁左右,喜欢穿白衬衫,见到人总是谦和地笑着。小明有着一份还不错的薪水,但在这同时还有着房贷、车贷要还,家里的大胖小子还要上好一些的幼儿园。小明刚进这个项目的时候被通知一个月有2000块的项目补助,结果进来以后因为项目不赚钱,补助取消了。慢慢地,其他地方的福利也越摊越薄,公司这锅粥越来越稀,吃完这口尚不能糊口的饭,还要笑脸相迎,扛着更多的砖。这样的小明,不止一个人。他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他大部分的时候沉默寡言,埋头苦干。你看不到他肩上的重担。

如果主合同是成本补偿合同,分包合同可以选择总价合同,而不宜选择单价合同。

照明公司的项目经理李磊,在拿到项目的那天就开始失眠。一年项目做下来,白头发多了好几百根,烟每天一包。本来和业主JIM关系老好的,干完以后也基本上绝交了。领导每个月写一封邮件CHALLENGE他的进度。每周的项目例会,各专业的工程师都没好气地说做不完。本来说好这一年要去新马泰度假一个月的,某专业的图纸在现场出了大问题,赶紧跑过去解决问题。回来机票都过期了。老婆韩梅梅一个星期不和他说话。

3、如没有明示的约定,主合同的规定不能被解读为已包括在分包合同内。

业主公司的项目经理JIM,越往后做这个项目越觉得绝望。最开始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这么低的价格就把项目得手了,而且乙方还是自己的好兄弟李磊。项目开工会后就发现情况不妙。ORG. CHART的人员看着多,其实都DUMMY GUY(假人,忽悠人的人名)。看着项目有40个人,可是有25个人同时在做其他的项目。好脾气的JIM忍了。一个月后,好兄弟李磊朝他发了第一次火。因为一个合理的建议没有人工时做变更,JIM忍了。

为了避免在分包商履行其义务中引起额外的风险,主包商应十分注意保证分包合同条件与主合同条件相一致。主包商也需保证主合同的有关条款包括在分包合同中,而且应保证主合同和分包合同管理的相互一致性。

三个月后,李磊拿着第一份变更单来找JIM,追加了50万合同额。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双方对WORK SCOPE一直存在分歧,但是李磊公司的BD埋了个很大的伏笔,纯种老外JIM没看出来这个把戏,现在只能认栽。六个月后,追加的合同额达到了200万。第七个月,JIM的老板和他电话聊了一个小时,并第一次对JIM的工作能力提出了怀疑。第十个月,追加的变更额已经超过了400万,JIM苦笑着和另外一家工程公司说,早知道这样,当初就选你们了。第十一个月,现场施工的时候发现某个灯无法吊装……项目做完了,JIM大病了一场。

如果没有明示的约定,即将主合同规定在分包合同中,主合同的规定不能被解读为已包括在分包合同之中。而且,以参考的方式(refer to)将主合同的某些条款包含在分包合同中可能会给主包商带来实质的风险。

我坚信一句话:他人今日所承受的,他日我必将承受。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是整个照明行业的悲剧,不是小明,李磊或者JIM某个个人可以逃脱的。而抵制这样的悲剧,则必须从我们每个人觉醒做起。这是一个铁窗,很多人正在沉睡,而少数清醒的人开始呐喊。开始的时候呐喊吵醒了大家的美梦,很多人开始揍这些呐喊者。揍着揍着,大家发现这个闷屋子里有煤气泄露,于是齐心合力把窗子打破。

案例:在Smith and Montgomery诉JohnsonBros Co.Ltd On.rio High Court(1954)1DLR392案中,被告是为业主汉密尔顿市修建穿越汉密尔山顿的下水隧道的主包商,原告是分包商,负责“按照汉密尔顿市和被告签订合同规定的规范和尺寸”承建隧道工程部分。

好吧,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下面是我想讲的主题。

在施工中,工程师根据主合同规定要求主包商停工。虽然主包商可以就此提出工期索赔要求,但根据主合同的有关特殊条款,主包商无权就此产生的额外费用进行索赔。然而,由于分包合同没有包含要求停工的特别权力并不能索赔产生的额外费用的规定,分包商有权就此要求费用索赔。

在最开始的时候,照明这个大行业,很多板块都是比较良性的。工程师们还没有被称为砖家,画的图纸真真正正地可以称之为作品,而不是商品。他们值得我们尊重。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行业开始了低价中标的恶性竞争。做项目变成了卖白菜,你出一毛五,我就敢出一毛二。结果呢?

法官Schroeder J主张“按照汉密尔顿市和被告签订合同规定的规范和尺寸”的文字表述并不能表示主合同的条款已包括在分包合同中。

现在的照明设计行业,大家都是草草地把图纸丢出去,再也没有仔细检查的耐性。稍微想多看一遍,管理者高高扬起的皮鞭就抽在你身上,快发快发!遇到个问题,稍微需要思考一些的,就急急地丢给厂家或者分包商;厂家或者分包商一有疑问,马上就转发给业主。请问,这是合格的工程师吗?请问这是谁的过错呢,谁应该为此负责呢?

如果主合同的某些条款放人了分包合同,而工程师有权指令主包商驱除分包商的特别规定没有放入分包合同,而且分包合同规定分包商同意按照主合同的条款实施工程,在这种情况下,主合同中工程师的权力并没有包含在分包合同中,如果主包商按照工程师的指令驱除分包商,主包商就违反了分包合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