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中铁快运2018年营收近77亿,亏损幅度有所收窄

近日获悉,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快运”)2018年仍亏损运营。这也是中国铁路总公司成立以来,中铁快运连续亏损的第6年。截至目前,中铁快运2019年同比亏损幅度有所收窄,收入增长近一成。

在民营快递公司的不断冲击之下,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中铁总”)旗下主营散货快运业务的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铁快运”)经营业绩出现下滑。中铁总相关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截至2018年4月20日,中铁快运2018年经营收入累计完成17.59亿元,同比下降7%;月同比减少6100万元,大降17%。

据了解,中铁快运2018年经营收入近77亿元,同比增长6.5亿元左右,虽然全年经营仍亏损,但其完成了全年盈亏总额预算指标,减亏幅度在6%左右。中铁总人士没有透露中铁快运2018年亏损具体额度,但他表示,虽然实现同比减亏,但距离实现2020年全面扭亏为盈的目标仍十分遥远。

该人士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为促进增收增运,中铁总要求中铁快运各分公司加强与顺丰、京东、中国邮政等大型物流企业的合作,积极开展高铁快运业务,千方百计促进高铁快运业务增量。

为实现2020年扭亏目标,中铁快运计划2019年同比减亏57%。很明显,这相对于2018年同比减亏6%的成绩距离极为悬殊。“当前中铁快运扭亏时间异常紧迫,任务异常艰巨,压力十分巨大。”上述中铁总人士说。

中铁快运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2018年以来,中铁快运在主营业务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两项主打业务收入全线下降。他透露,2018年1~4月,普通快运和多式联运年累计收入分别为6.52亿元和10.4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6.79%和8.37%。虽然高铁快运业务收入同比大增近20%,但其仅占中铁快运全部收入不到4%。“高铁快运收入虽然大增,但相较于全部收入可以忽略不计了。”他说。

其中,高铁快运业务是中铁快运当前收入增长最为明显的项目。全年高铁快运收入2.9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13%;与顺丰合作的高铁极速达产品,全年收入1.1亿元;高铁确认车快运产品已经投入常态化使用,达到22列,日均收入超过10万元。

金沙网www.js55.com,而中铁快运的严峻形势还不止于前4月收入的下滑,更严重的是其下滑速度在逐月加快。《中国经营报》记者得到的一份中铁快运内部会议纪要显示,2018年4月,中铁快运月收入同比减少0.61亿元,大降17%。其中普通快运、高铁快运均同比下滑13%。收入下滑最严重的分公司分别为中铁快运南宁、南昌、北京、太原、上海、西安6个分公司。“中铁快运力推品牌‘高铁快运’收入也出现下滑,这是前所未有的。如果下滑趋势不能扭转,公司今年亏损将会继续扩大,”上述中铁快运人士说。

2019年,中铁快运计划继续在高铁快运业务上深度开发,建立高铁运力资源竞价使用机制。上述中铁总人士透露,2019年度,中铁快运将大力推进自营产品开发,以贵金属、奢侈品、生鲜、医药等为目标重点开发项目客户;继续推进与顺丰、京东、邮政速递的合作,开发行李车快运新产品;同时扩大高铁确认车车次运能。

为保中铁快运2018年经营任务目标,中铁总已经向中铁快运提出要求。上述中铁总人士称,中铁快运各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要亲自主持工作,组织研究普通快运收入增长措施;开展以外包采购运力方式的公路物流,在最短时间内止跌。

上述中铁快运人士称,在近期举行的内部会议上,中铁快运再次强调了与顺丰等民营物流企业业务互补性问题。强调要在高铁快运、电商班列、行李车、货物快运等方面与之合作,最大可能拓展中铁快运市场生存空间。

就中铁快运业务的局限性,该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与顺丰和“四通一达”等快递品牌相比,中铁快运品牌影响力有限,网点覆盖和服务能力等还欠缺。尤其门到门服务能力薄弱。目前中铁快运8成以上都是客户上门送货和到店自取,“门到门”业务不足20%。

该人士以高铁快运举例称,通过高铁运输货物固然快,但这并不代表最后到达客户手中花费的时间就少,中铁快运现在需要做的关键是客户对于上门取货、送货上门的体验。如果“最后一公里”的配送不过关,高铁快递业务口碑将很难树立。“‘最后一公里’的成败,决定着高铁快递的成败。”他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