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维密首席执行官离职 维密危机该如何解决

用“维密天使”塑造了内衣神话之后,维多利亚的秘密(以下简称“维密”)不可避免地没落了,就连曾经一手推动维密性感形象的主管也选择了离职谢幕,维密当真进入了多事之秋。从今年5月开始,维密大秀停办的消息便已传得沸沸扬扬,如今看来,大秀停办仿佛成了维密命运的一道分水岭,在这之前,维密风光无限,但这之后,积压的问题便再也掩饰不住,当性感不再能“绑架”消费,这场关于“性感”的生意,便已做到头了。

Jan Singer丰富的零售经验在维密似乎毫无用处,品牌销售额在过去六个季度均呈下降趋势,且没有反弹迹象

告别

曾经用“性感”征服了一代女性消费者的Victoria’s Secret维密或许不曾想过,在成立70多年后的现在,其“天使光环”会黯然失色。

悲凉不过英雄迟暮,这句话放在如今的维密身上,也不为过。北京时间6日,CNBC的报道提到,维密的母公司LBrands即将失去它的首席营销官爱德华·拉泽克,L Brands首席执行官莱斯· 卫克斯奈在发给员工的一份内部备忘录中证实,拉泽克在数周前便已告知称他将于8月辞职。而据此前媒体的报道,拉泽克将于当地时间周一晚上辞职。

据华尔街日报消息,随着年度大秀的落幕,维密首席执行官Jan Singer于日前决定离职。Jan Singer在两年前离开Nike加入维密。此前,Jan Singer还担任过美国塑形内衣品牌 Spanx 的首席执行官,并曾在Chanel、Calvin Klein、Prada和Reebok等奢侈和时尚品牌任职。

备忘录的内容显示,L Brands 的品牌与创意高级副总裁埃德 沃尔夫将担任该公司品牌与创意临时主管,向卫克斯奈汇报工作。维密创意副总裁鲍勃 坎贝尔将担任维密创意部门的临时主管。

然而,Jan Singer丰富的零售经验在维密却似乎毫无用处,在经历砍掉泳装业务、关闭业绩不佳门店和增加休闲服、睡衣、运动装等新产品后,维密的业绩依然不见起色,成为母公司L Brands业绩增长的最大拖累。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这是拉泽克想表达出的意思。“除莱斯外,我与L Brands的关系比任何人都长,但是所有美好事物都会不可避免地走到尽头“。在这份备忘录里,拉泽克如此形容他的离职。值得注意的是,拉泽克从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便一直在推动维密的性感形象。1995年的第一场维密大秀,便出自卫克斯奈和拉泽克之手。

截至目前,Jan Singer暂未对离职消息作出回应,L Brands则表示会在下周一公布最新财报时透露更多细节。

金沙网www.js55.com,更令人唏嘘的是,跟着拉泽克一起说再见的,很可能还有维密持续了二十几年的大秀。“ 很不幸今年没有维密秀了,这还让我有点儿不习惯了,因为往年这个时候我都开始为当维密天使训练了。”几天以前,曾经五次参加维密大秀的超模 Shanina Shaik在接受《每日邮报》的采访中,便透露了这一爆炸性的消息。

数据显示,维密销售额在过去六个季度均呈下降趋势,且彭博社分析师指出其业绩未见任何反弹迹象。在截至10月底的一个月内,尽管L Brands销售额增长8%至8.65亿美元,同店销售则增长4%,但维密收入依旧无增长。

但事实上,一切早有铺垫。今年5月,卫克斯奈在给员工的一份内部备忘录中便已提到,他决定“ 重新考虑传统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展望未来,我们不认为网络电视是合适的选择。”“时尚是变化的行业。我们必须进化和改变才能成长。”威克斯奈如此说道。在外界的解读中,威克斯奈已经暗示将要取消大秀。对于拉泽克离职以及维密路线的改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L Brands,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坚持了20多年的维密大秀近年来的热度也开始不断下滑。有分析称,表面上看,维密今年把大秀设在总部所在地是为了避免去年在上海办秀遇到的签证问题,但实际上在纽约办秀也是其缩减成本的一种手段。其次,今年的Fantasy Bra在正式登上舞台前便已被各大媒体曝光是品牌史上最便宜的一款,价值约为100万美元。

陨落

在产品的设计上,本次维密大秀中频频出现的红绿格纹和大红花朵印花被中国消费者调侃灵感来自东北床单,这场由性感身材、华美服饰和明星嘉宾组成的大秀在社交媒体中击起的浪花越来越小。

“天使们”挥手作别,营销大使也选择黯然离场,帷幕的辉煌时代就此落下帷幕。事实上,维密的没落早已从多个方面发现端倪。去年11月,维密当时重要的内衣业务首席执行官Jan Singer便宣布辞职,而在这之前,她曾被寄予厚望拯救这个摇摇欲坠的全球第一大内衣品牌,从入职到辞职,不过两年。

坚持了20多年的维密大秀近年来的热度也开始不断下滑

巧的是,就在Jan Singer入职的那一年,维密管理层刚刚发生过一次“地震”。当时,维密的首席执行官Sharen Jester Turney意外选择离职,而当时已经79岁高龄的L Brands集团董事局主席莱斯· 卫克斯奈便亲自挂帅上阵。Jan Singer恰巧在那之后受任内衣业务CEO。

有分析指出,业绩的持续不振和大秀热度的下滑意味着维密面临的局面已是千疮百孔,不论是营销方式、产品更新,还是全球市场策略都出现了问题。

大秀停播的结局也似乎早已注定,不断下滑的收视成了“杀死”维密大秀的最终推手。一个明显的数据是,三千年,全球观看维密大秀的观众还有660万,两年前这一数字已经不足500万,到了2018年,人数已经急剧减少了330万,刷新了维密大秀观看记录的历史新低。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维密大秀首次在ABC电视台播出,那一年,维密大秀创下了1240万人次的最高收视纪录,至今未被打破。

与此同时,时尚行业的目标消费群体早已发生变化,购买力正被移交到喜新厌旧的千禧一代消费者手上。在当前并不乐观的财务状况下,维密无论如何都需要回归到对销售的提振上。

但现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失去了大秀的带货光环,维密的销量也一塌糊涂。L Brands2019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一季度 集团净销售额为26.2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几乎无增长。而维密则成了拖累L Brands的主因,作为L Brands的核心品牌,维密一季度销量同比下跌5%。而在今年2月, 继关闭30家门店之后,维秘又宣布2019年将关闭北美53家门店,占据全球1143家维密店铺的4%。目前, L Brands的股价已较去年同期下跌了大约27%。

据NPD调查数据显示,与早期80%的女性出于更换需求购买内衣的动机不同,年轻消费者购买频次随新产品的推出变化,舒适与休闲已成为千禧一代女性选购内衣时的重点参考因素,该群体容易受社会环境的影响并乐于尝试新鲜事物和风格。

祸不单行。业绩滑坡已经让维密力不从心,争议和丑闻却始终不曾放过维密。7月25日,《纽约时报》还报道称, 涉嫌组织与未成年人性交易的美国富商爱泼斯坦曾以维密模特面试为由骚扰女性,而维密的老板卫克斯奈也牵涉其中。而在这之前,拉泽克也曾因为出言微米不应该由变性模特代言而引发争议,但随后遭遇的便是铺天盖地的声讨,最终导致拉泽克出面道歉。

虽然维密靠贩卖“性感”稳坐全球内衣宝座近十年,但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正利用“舒适”作为卖点进行反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