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富贵鸟将于8月23日取消上市地位 复牌计划失败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钱瑜 实习记者 王晓

根据消息人士透露的书面会议资料显示,此次富贵鸟破产重整的普通债权清偿率低至2.5%。如此低的清偿率,甚至连利息都无法覆盖,一旦上述方案得到通过,普通债权人基本上都将严重亏损。

此前,富贵鸟已发布公告表示,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公司正在破产重整,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这意味着,面对超过36亿元的普通债权,富贵鸟仅能提供1亿元资产进行偿付。其中,约60%都是以购物代金券的方式进行偿付。目前,富贵鸟存货的账面价值是1.36亿元,评估价值为5424.78万元。若购物代金券是按照账面价值计价,债权人显然是吃亏了,实际的清偿率也无法达到1.6287%;若按照评估价值计价,那么光此次清偿就要耗光富贵鸟所有存货。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借事项,至少有42.29亿元相关金额无法收回。2018年3月,富贵鸟被证监会指出其涉嫌信息披露和债券募集资金使用违法违规,并在10月,收福建监管局行政监管书,被责令改正监管措施。

此前,也曾有雏鹰农牧想用猪肉等商品进行抵债,但利用购物代金券来抵债的,似乎是头一次见到。更别提富贵鸟主要产品是皮鞋,若债权人接受上述破产重整计划,恐怕拿到的鞋一个人一辈子都穿不完。

资料显示,富贵鸟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以休闲鞋起家,后发展为制造、销售鞋履和商务休闲男装产品。在2012年,凭借2000余家品牌专卖店,富贵鸟创造了年营收20亿元的业绩。

超低清偿率缘何而来?

作为富贵鸟的债权人,天弘基金、申万宏源等一大批金融机构无疑是此次债券偿还的重创者。债权人信息显示,涉及的债权人超过200家。其中,涉及金额较大的有天弘基金、申万宏源、创金和信基金,以及第一创业证券和中融基金等。

另一大受伤的金融机构为申万宏源,资料显示,申万宏源债权总额为1.6亿元,照上述货币资金清偿率计算,仅能分得181.76万元。 除了天弘基金、申万宏源外,中融基金、中信建投基金以及华商基金也将损失惨重。其中,中融基金旗下共有6只产品踩雷,涉及资金合计超过7000万元;中信建投基金旗下共有8只产品踩雷,涉及资金合计接近1亿元;华商基金旗下共有5只产品踩雷,涉及资金超过9000万元。

复牌计划失败后,昔日“鞋王”富贵鸟将计划取消上市地位。

但是对于涉及大额资金规模的债权人来说,却是根本无法消化掉这些购物代金券。并且照目前富贵鸟的经营状况,自由门店、加盟门店数量都处于持续萎缩状态。而使用这些购物代金券,还必须到“指定直营门店”提货,可以说交易能力很差。即使富贵鸟表示这些购物代金券可以转让,但是这种代金券恐怕资本市场也没有投资者愿意接受。

因富贵鸟债务违约引发的危机。根据2018年12月5日发布的《关于富贵鸟有限公司公开招募重组方的公告》显示,经过管理人审查,342家主体申报的债权,申报的债权总额约为46.68亿元。管理人经审查,已经对261家所申报的总额约为29.95亿元的债权做出初步审查结论,确认的债权总额约为20.05亿元。

天弘基金、申万宏源等血本无归

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2019年8月9日,联交所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九时起取消。公司现正寻求法律意见并可能根据上市规则第2B章就取消上市地位决定提交上市覆核委员会作进一步及最终覆核。

富贵鸟此次超低得破产重整清偿率,应该与其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有关,其中,大部分违规担保得被担保方,为富贵鸟母公司富贵鸟集团有限公司及数家商贸公司。而这一切,与富贵鸟家族式企业背景以及由此造成的公司治理问题不无关系。

富贵鸟曾尝试“以鞋偿债”,但债权清偿率极低。2019年5月9日,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了《关于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及通报会的会议通知》。根据相关消息人士爆出的富贵鸟破产重整计划草案显示,在模拟条件下,富贵鸟普通债权清偿率仅为2.5%。而这2.5%的清偿率并不是全部用货币资金清偿,一大半都是靠购物代金券来偿还。

富贵鸟主攻县城等三四线城市,2012年,富贵鸟迎来发展的巅峰时期,一度跻身国内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制造商,被业内成为“县城男鞋扛把子”。2013年,公司成功登陆香港市场。

业内人士认为,富贵鸟超低的破产重整清偿率到如今被取消上市,应该与其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有关。其中,大部分违规担保的被担保方,为富贵鸟母公司富贵鸟集团有限公司及数家商贸公司。

根据富贵鸟2018年2月的公司债券半年报告显示,公司以存款质押的方式对外提供担保,于报告期内的余额为19.59亿元,被担保方主要为发行人母公司富贵鸟集团有限公司及数家商贸公司。

2013年,富贵鸟成功登陆香港市场,但这也是最后的巅峰时刻。上市之后,受当时整体大环境影响,富贵鸟业绩持续走低,2014年-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5亿元、3.9亿元和1.6亿元,净利润每况日下。在此期间,富贵鸟曾尝试转型自救,但多元化投资失败后,财务链条持续恶化,其中2016年、2017年的业绩均未能按期披露。

据了解,在这场富贵鸟破产重整事件中,也有很多公募基金和券商陷入其中,比如天弘基金、申万宏源、创金合信基金等,以2.5%的受偿率计算,上述金融机构基本上属于血本无归了。以天弘基金为例,旗下天弘债券向日葵2号资产管理计划和天虹债券向日葵11号资产管理计划分别1.17亿元和1.07亿元债权,合计2.24亿元。照2.5%的清偿率计算,仅能回收560万元,并且绝大部分还是等价的购物代金券。

近日,有消息人士爆出了富贵鸟破产重整计划草案,根据该信息显示,在模拟条件下,富贵鸟普通债权清偿率仅为2.5%,清偿率之低令人惊讶。然而,这2.5%的清偿率并不是全部用货币资金清偿,一大半都是靠购物代金券来偿还。也就是说,债权人拿到的不是现金,而是未来依靠代金券兑换的一大批富贵鸟皮鞋等其他商品。

此外,照1.6287%的购物代金券清偿率计算,天弘基金能获得364.83万元等值购物代金券。若每双皮鞋按300元计算,天弘基金能买到大约1万双皮鞋。据悉,天弘基金员工总数约500人,意味着每个人可以分得20双鞋。

也就是说,富贵鸟很大程度上被富贵鸟集团以及相关商贸公司的违规担保和资金拆借给拖垮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