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库里也救不了安德玛,耐克阿迪夹击之下,出路在哪里?

据国外媒体报道称,在安德玛(Under Armour)公布了第二财季喜忧参半的业绩表现,并下调了对今年的全年预期后,这家知名运动品牌股价一度在当地时间周二盘中交易下跌逾15%。

图片 1

截止美东时间12:00,安德玛股价下跌13.23%,报23.81美元。

在周一盘前的三季度财报公布之前,体育服饰巨头安德玛 (NYSE:UA) (NYSE:UAA)正经历一系列的动荡:公司刚刚意外宣布领导层人事变更之后,今日又披露正遭遇司法部和SEC的调查,因涉嫌会计操纵,夸大收入。

这家运动服装零售商在财报中预计,公司2019年北美的销售额将略有下降。此前,该公司曾预计其本土市场今年的营收将实现“相对持平”。

不过,对于安德玛投资者来说,最令人头疼的问题还是这家公司的业务困境,尤其是在北美地区。在耐克、阿迪达斯、Vans、露露柠檬等品牌的夹击之下,安德玛似乎已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三季度的财报,能为投资者增强些许信心吗?

安德玛成立于1996年的美国,创始人者是橄榄球明星凯文·普朗克(Kevin Plank)。由于他厌倦了那种运动后棉T恤被汗水浸湿的糟糕感觉,于是发明了一种能让运动员在剧烈运动的同时保持身体清爽又轻盈的材料,紧接着他又说服了两个在炎热气候城市的大学球队购买他的装备。

北美业务陷入穷途末路?

2005年11月,安德玛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在首日交易中,该公司就创造了历史上头第二高的首日升幅,股价由开市的13美金翻倍到收市的26美金。

英为财情的数据显示,分析师平均预期安德玛该季度销售额将下滑2%至14.1亿美元,每股收益预计从去年同期的0.25美元下滑至0.18美元。

应该说,身为后起之秀的安德玛一直在努力跟上老牌运动竞争对手耐克、Lululemon和阿迪达斯的步伐,并开始被迫使用大量促销手段来处理像Kohl‘s和Dick’s Sporting Goods这样的零售商手上的未售出商品,这一甩卖策略也严重拖累了公司利润数据。据Thinknum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安德玛旗下产品的平均折扣保持在23%至27%区间。安德玛不仅大打折扣,而且用于打折的商品数目还在增加,而这二者的结合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安德玛财报,来源:英为财情

安德玛首席执行官凯文·普朗克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安德玛仍然高度关注自己的长期战略。”

占据总销售额68%的北美地区表现是关键。二季度,该市场销售额下滑了3.2%至8.16亿美元;一季度下滑了2.8%至8.43亿美元;整个2018年下滑了2%至37亿美元。而且,安德玛还在7月份下调了本土市场的销售额预期,从“相对持平”下调至“小幅下滑”。

根据金融数据分析提供商Refinitiv提供的数据,安德玛截至6月30日的第二财季报告的数据与分析师预期对比如下:

回顾2015至2016年,正是安德玛的巅峰期,其股价也是在这个时候创下了历史新高。因为作出了签下库里这个正确决定,库里的走红令安德玛“库里一代”球鞋大获成功,当时公司每个季度的球鞋营收增长都保持在40%以上。

调整后每股亏损:4美分,预期为5美分。

但爆发期过后,安德玛后续增长势头乏力。“库里三代”销量不再如前,主营业务运动服装类亦未能找到有效的策略。安德玛的运动服装注重专业、性能,更多的使用场景是高耐力运动当中,然而现在的趋势却是大众消费者越来越多地以运动服装作为休闲装。

营收:11.92亿美元,预期为11.99亿美元。

安德玛首席运营官帕特里克·弗里斯克在7月份的财报后分析师会议上,称安德玛在北美的业务形态“有点复杂,充满挑战,需要不断积累发展”。

安德玛公布的公司第二财季净亏损为1730万美元(合计每股亏损4美分),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为9550万美元(合计每股亏损21美分)。但Refinitiv表示,该公司业绩依旧好于分析师预期的每股亏损5美分。

面对耐克 (NYSE:NKE)、露露柠檬 (NASDAQ:LULU)、阿迪达斯 (DE:ADSGN)这些强大的竞争对手,安德玛不得不采用大规模、大幅度的促销手段来解决库存问题。此举有一定的成效,其二季度的库存下降了26%,但不出意外地令利润承压。该季度安德玛每股亏损4美分。

安德玛第二季度净营收为11.92亿美元,高于一年前的11.75亿美元,但低于分析师预期的11.99亿美元。

这个季度仍然不容乐观,根据Stifel对美国市场消费者的最新调查,虽然安德玛的品牌认知度对比去年有所提升,但过去六个月无论是鞋类还是运动服装类的销售额都低于平均水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