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拉夏贝尔“卸妆”:逆势亏损背后财务数据多异常

拉夏贝尔因其“未对业绩由盈转亏做出充分的风险提示,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充分、不完整”,近日被上海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而实际上,拉夏贝尔2018年异常业绩修正公告,正是种种蛛丝马迹的体现。

“A+H”两地上市的服装品牌商拉夏贝尔跌落神坛,2018年度净亏损1.6亿元,同比下滑132%。就公司解释的“宏观不佳、模式不对、销售不力”三条亏损缘由,对比其一批同行的业绩,“宏观不佳”似乎站不住脚。但从其反常的财务数据看,模式调整似乎也令人生疑。

拉夏贝尔上市后,财务问题的警钟越来越响。伴随着上市后的财务数据变脸,公司在门店数量上开始了战略收缩,然而收缩后却出现了费用失控、存货陡增以及应收预付等多项往来款不合理等状况。此外,公司高管频频离职、融资分红前后矛盾、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等现象,似乎也为其存在的财务疑云提供了另一个视角的佐证(详见上证报2019年5月15日报道的《拉夏贝尔“卸妆”:逆势亏损背后财务数据多异常》)。

2019年4月,上交所向拉夏贝尔下发了年报问询函,所涉问题众多。在两次延迟后,5月初,公司回复了问询函。详读这两份文件,或许有助于理解一个更真实的拉夏贝尔。

2019年上半年业绩的崩塌与质押的爆仓,进一步暴露出拉夏贝尔“病入膏肓”。那些不太符合商业逻辑的现象,是否该用资本的眼光重新解读?上市前后,拉夏贝尔戏剧性的业绩变化与战略更迭,是否存在IPO之前依靠线下扩张实现收入增长,依靠推迟费用确认、做低成本来优化利润表的情况?凡此种种,还有待公司给出进一步解释。

“A+H”两地上市的服装品牌商拉夏贝尔跌落神坛。

业绩变脸未做充分风险提示

2018年度净亏损1.6亿元,同比下滑132%;扣非净亏损2.45亿元,同比下滑164.43%——这是拉夏贝尔实现A股上市后的第一个完整年份的年报战绩。

8月16日晚,拉夏贝尔公告,公司当日收到上海证监局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的公告。

2018年,拉夏贝尔发生了什么?据公司的公告解释与财报数据,“宏观不佳、模式不对、销售不力”,成为其亏损的三个缘由。

上海证监局指出,拉夏贝尔在1月31日业绩预告中披露的净利润与实际业绩存在较大差异,且未对业绩由盈转亏做出充分的风险提示,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充分、不完整,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根据规定,拉夏贝尔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具体来看,1月31日,拉夏贝尔披露2018年年度业绩预减公告,预计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同比2017年度减少45853万元左右,同比下降约92%,并在风险提示部分披露“公司不存在影响本次业绩预告内容准确性的重大不确定因素”。3月23日,公司披露2018年度业绩预减更正暨业绩快报公告,预计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15576万元。3月29日,公司披露2018年年报,2018年度净利润为-15951万元。

2018年,服装行业发生了什么?查阅A股维格娜丝、太平鸟、地素时尚、歌力思等一批同业公司财报,均实现了收入、利润的同比大增。几乎惟拉夏贝尔逆势亏损。

记者查询拉夏贝尔2017年年报,其净利润为4.99亿元。因此如果按照2018年度业绩预减公告所提到的同比减少4.59亿元,2018年度净利润应为0.4亿元。但其实际业绩却是净利润亏损,且亏损近1.6亿元。

说“模式不对”与“销售不力”则是正确的。多年来,拉夏贝尔奉行高速扩张战略,线下直营门店成倍增长。在公司2017年的招股书中,最重要的募投项目亦是扩张。但在上市后,公司立刻执行了战略收缩,2018年成为门店净减少的第一年。而到了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门店继续大幅减少,相较2018年底,净减少1616家。

另据拉夏贝尔7月31日发布的半年报预告,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将下降超过20%。这点尚在意料之中。令人意外的是,拉夏贝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4.4亿元至-5.4亿元,同比下降286.6%至329%。

事实仅是这样吗?

然而,拉夏贝尔一季度还盈利975万元。也就是说,拉夏贝尔二季度亏损5亿元左右。

财务数据呈现诸多反常,费用的失控、存货的变化以及应收预付等多项往来款的合理性存疑。在战略收缩的2018年,拉夏贝尔本应更为健康的“体质”,却出现了“恶化”。

扩张——商业推动还是贪婪驱动?

业务视角理解不了的,资本运作为你打开另一扇窗。

在《拉夏贝尔“卸妆”:逆势亏损背后财务数据多异常》一文中,记者深层剖析了拉夏贝尔上市后业绩变脸、门店连年异常扩张、公司财务数据诸多反常等现象,而公司费用的失控、存货的变化以及应收预付等多项往来款的合理性等问题,也曾被上交所问询。

2017年拉夏贝尔A股上市之前,其在招股书中极力论证“融资-扩张”将带来业绩持续增长,正如它此前所做的。公司预告,2017年前三季度利润增长1%至10%。

在服装行业的激烈竞争中,拉夏贝尔曾无视多年来单店销售收入持续下滑的状态,依然坚持狂奔的扩张,高峰时期其门店数量上度逼近万家。上市后,拉夏贝尔业绩开始“变脸”,净利润连续下滑,门店数量随之回收。2018年底,拉夏贝尔旗下共有9269家门店,然而,截至2019年6月底,拉夏贝尔境内线下经营网点较2018年底净减2400余个。由此可见,拉夏贝尔上市前匪夷所思的扩张战略,更像是在用资本购买渠道,强行拉动其收入增长。

2017年9月,拉夏贝尔运筹多年的A股上市计划终于实现。但当年的第四季度,公司实现净利同比下降23.19%,扣非净利下降53.3%;致使公司2017年全年净利、扣非净利同比下降6.29%、19.53%。变脸之迅速,为A股公司罕见。

2019年的秋天,是拉夏贝尔的“多事之秋”:半年度预亏,实控人爆仓。拉夏贝尔8月7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累计质押的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比例99.81%的股权全部构成违约,或将影响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稳定。

这是拉夏贝尔A股上市后的第一个季度,成为2018年业绩全面崩塌的前奏与缩影。

有投资者近期在互动平台上提问拉夏贝尔,公司业绩预亏报告中的净利润与实际利润不符,是否有意误导投资者。得到的回复称,公司会依照规定积极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另外,有投资者就拉夏贝尔2019年如何扭亏为盈问董秘,得到的回复是,据公司2018年年报,公司将聚焦核心品牌竞争力提升,坚持多品牌差异化发展战略;聚焦线下渠道优化,坚持多种模式开拓国内市场等。

2019年4月,上交所向拉夏贝尔下发了年报问询函,所涉问题众多,直指公司上市前后的财务真实性、频繁开关店的商业合理性。在两次延迟后,5月初,公司回复了问询函。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张雪

详读这两份文件,或许有助于理解一个更真实的拉夏贝尔。

离奇的亏损

在行业整体向上的情况下,拉夏贝尔出现了逆势亏损,2018年度扣非净利润亏损2.45亿元,同比下滑164.43%。

3月28日晚,拉夏贝尔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公司2018年度净亏损1.6亿元,同比下滑132%;扣非净利润亏损2.45亿元,同比下滑164.43%;营业收入为101.7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13.08%。

对于亏损,拉夏贝尔的解释可以总结为三条:“宏观不佳、模式不对、销售不力。”

先看行业宏观情况。在拉夏贝尔5月9日对上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明确列示了同行业同档级服装品牌7家上市公司2018年的业绩表现。

7家同行中,有6家实现了收入、业绩双增长。仅有日播时尚是利润下滑,但并未亏损。同时,日播时尚的收入规模在A股服装品牌商中位于最后梯队,其业绩下滑与拉夏贝尔的可比性也很小。

此外,在拉夏贝尔披露的“全国服装零售产品销售额及增速”中也可看到,尽管在经历高速发展阶段后增速放缓,但我国服装零售行业总体仍保持增长。换言之,在行业整体向上的情况下,拉夏贝尔出现了逆势亏损。

拉夏贝尔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减少6.94%,净利润同比减少94.4%,扣非净利润同比减少129.5%。

失控的费用

在关店收缩的2018年,拉夏贝尔的各项费用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大幅增加,当年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同比增长38.52%、29.51%和216.42%。

拉夏贝尔为何会亏损?

分析公司2018年财务数据可知,公司的亏损主要源于各项费用的迭增。

据查,公司全年销售费用激增至60.32 亿元,同比增38.52%,占总收入59.28%。此外,公司2018年还发生管理费用5.04亿元,同比增29.51%;发生财务费用5246.5万元,同比增216.42%。

这些费用的增加为何异常?

查阅公司业务情况。2018年,拉夏贝尔开始全面战略收缩。据年报显示,公司新开网点1132家,同时关闭了1311家,总网点数量变为9269家,同比净减少了179家。而2015年至2017年,拉夏贝尔的店铺则净增长1006家、1014家、541家。

“一般情况下,对一家服装品牌商而言,开店意味着装修、雇工、备货、进场等,体现在财务报表上就是收入增加、费用增加、存货增加,利润视经营情况而定。关店意味着收入减少、费用减少、存货减少。”某上市服装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反观拉夏贝尔数据,2015年至2017年公司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5.62%、47.31%、49.39%,均低于2018年的59.28%。

也就是说,仅销售费用一项,拉夏贝尔在关店收缩时,反而失控了。

同行业其他上市公司的表现怎样?

拉夏贝尔在对问询函的回复中,详细列示了行业公司的销售费用。从费用情况看,公司销售费用率高于其他7家同行。

拉夏贝尔解释:“公司采取接近全直营的运营模式,在获取零售端价值的同时,也承担了零售端的销售费用,而行业内其他公司通常采用直营和加盟相结合的方式,故公司相关的销售费用显著高于行业其他公司。”

记者查阅其他公司2018年年报发现,朗姿股份女装业务共有511家店铺,其中自营店铺378家,经销店铺127家,线上渠道6家,是一家自营店铺占比较高的企业,2018年销售费用率35.94%,销售费用较上年增长23.84%;维格娜丝2018年末直营店铺数量1285家,经销店铺101家,是一家以直营为主的服装企业,2018年销售费用率41.03%,较上年增加25.98%。

拉夏贝尔的解释似乎并不客观。

上交所在问询函中亦明确提出,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在营业收入出现下滑、门店数量净减少的情况下,各类销售费用依然大幅增长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要求公司说明销售费用中商场/电商扣点发生13.78亿元(上期无该项目)确认为销售费用是否符合相关会计准则的规定;要求公司结合融资安排及负债结构,补充披露财务费用增长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是否存在跨期确认成本及费用的情形,是否涉及相关会计处理的更正。

对于销售费用中商场/电商扣点发生13.78亿元,拉夏贝尔在回复函中解释,系因新会计准则的影响,原来也有这项费用,但作为营业收入的扣减项进行处理,所以导致了销售费用“看起来”陡然增加。

记者查阅同期同类企业公告,发现2018年做了相关会计准则调整的仅有海澜之家。但在海澜之家2018年年报中,尚未找到类似的“商场/电商扣点”费用出现。

此外,撇开“商场/电商扣点”这一项费用,拉夏贝尔其他费用均在增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