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网红实力

广州是国内专业批发市场最集中的地区,涉及衣食住行各个方面,但囿于电商的冲击,专业批发市场也在谋求转型,记者了解到,已有批发市场开始探索由网红主播来带动线上线下经营,并初显实效。

金沙网www.js55.com 1

受此影响,围绕主播的定向培训机构也应声站上资本风口。

近两年,“电商+直播”已经从一个新玩法,慢慢发展为电商的新常态,“电商+直播”也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创业之路。

有分析表示,此类主播与才艺主播的吸金模式有所差异,但前者能获得来自平台和商家的双向赞助,已成为不少新晋主播希望尝试的领域。

网红经济火了,不仅仅是相关上下游产业得到了发展,直播主播的变现方式也开始多元化起来,主播的收入也随着更加多了起来。

批发市场靠“社交电商”转型

不仅如此,网红经济的火热,也掀起了一股IPO浪潮。同时,上半年直播资本也较活跃,直播资本融资事件多达11起,涉及金额超百亿。更令人惊讶的是,截至11月1日,A股网红经济板块共27家上市公司,有24家公司发布了三季度的业绩预告,其中发布亏损的只有4家,业绩飘红且增速上升的有12家。有公司净利润增长幅度超900%。

坐落于广州的天河电脑城,三年前启动改造创客空间的升级,曾吸引大批媒体关注。彼时外界对专业批发市场的转型探索非常投入,特别对于广州这座拥有近千家专业批发市场的“千年商都”来说,老批发市场怎么改造升级成为当地乃至全国都拭目以待的事情。

网红数量持续增长 电商主播月入百万遭追捧

可是,有一个问题似乎不曾被提及,传统的批发市场为什么要转型?就转型本身而言,是否会对其他专业市场的经营造成冲击?《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这份担忧是存在的,且针对这些尴尬,传统的批发市场正在谋求新的方式来纾困经营,这其中也催生了网红经济。

这个姑娘叫陈杰,网络名是可乐,今年33岁,一米七的个子,体重只有80多斤,是个淘宝网红主播。陈杰2016年开始做电商直播,目前陈杰每场直播的流量能达到15万人次左右,每个月的收入则超过了一百万。

“专业市场转型的主要原因跟其出租率连年下降有关。”据一位长期关注广州专业批发市场发展的人士透露,彼时的天河电脑城之所以转型,与各档口小老板“触电”有关。“互联网连接下,去附近的石牌找个城中村把电脑一架,再租几个房间把存货一放就能做买卖,哪用得着再付成千上万的租金费用。”

金沙网www.js55.com,电商主播陈杰告诉记者,在销售旺季,每场的销售金额能达到几百万,个人收入也会直线上升。虽然收入高,但是自从做了电商直播主播后,陈杰几乎没有休息过。5个多小时的直播,陈杰需要不停地解说,做服装销售直播的时候,每场需要更换上百套服装。

无独有偶,地处南沙的茶叶批发市场众多。有市场商贩就表示,他们不得不考虑租户商家的流失问题,“如果都走了,那就只能另辟蹊径做转型了”。可见,困扰传统批发市场转型的,一方面来自于市场倒逼,销售下行压力之下,很多商家开始从营销渠道上下功夫;另一方面,批发市场的老板也在担心资源流失,因此在营销改善的配置上不敢倾注太多心血。

虽然辛苦,电商直播造富的神话还是吸引了大批的青年创业者加入。李军今年刚满19岁,从老家江西赣州来到深圳,找到一家网红经纪公司,一门心思做起了食品电商主播。因为是新人没有粉丝流量,李军选择在晚上10点一直播到早上8点,为了吸引粉丝购买,李军在近10个小时的直播过程中需要不停地吃各种的食物。

但时下确实有一种方式在矛盾中间形成互补优势,使得流量变现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实现,那就是“社交电商”在专业批发市场中的应用。

电商主播 李军:刚开始做的时候一天可能也就10元,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我依然在坚持。现在三个月了,虽然说稍微稳定了,但可能不够生活费,我依然还在坚持。

据前述人士介绍,曾有南沙某茶叶批发市场的商贩向他咨询,通过培养主播,发展从直播展示到批发商供货、销售及物流整合各方资源合作开展实施,借助主播做营销是个创新之道,但难点也来自于头部主播、腰部主播、小主播和新晋主播的培养。

根据艾瑞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粉丝规模在10万人次以上的网络红人数量持续增长,较2017年同期增长51%。其中,粉丝规模超过100万人的头部网红增长达到了23%。

“通过主播线上销售,可极大拉动业绩,同时不妨碍线下档口经营。”据他描述,此类主播的打法跟大家此前接触的才艺主播不同。如果说后者要先通过才艺吸粉再变现,后者直接就是销售窗口,而核心优势在于量和价。”前述市场人士说。

截至2018年4月,中国网红粉丝总人数保持了之前不断增长的势头,达到5.88亿人,同比增长25%。在网红人数与粉丝规模持续双增的前提下,网红经济市场规模以及变现能力也随之增强。

据他介绍,这些主播的开播平台不一,有的在YY、虎牙,有的在各大电商平台的直播间,形象条件都特别好,“但不全是吸引游客及大佬打赏,而是薄利多销”。据透露,这些主播如果跟商家达成合作,成为其在直播平台上的销售出入口,商家甚至会给出低于批发价的价格在主播这里供货,然后通过主播的人气带动和营销手段大量出货。

淘宝直播资深运营专家 赵圆圆:我们的成交增长超过350%,月活用户超过100%,可以说现在还是红利期。现在只是初露端倪,如果拿进度条比喻电商直播,现在也就是在15%-20%的阶段。

事实上,这样的营销手段已经走上了主赛道。口红一哥李佳琦5分钟可卖15000支口红;直播一姐薇娅2小时可带货2.67亿;时尚达人张大奕个人业绩占其上市企业的半壁江山……这些都是依靠主播拉动销售的典型案例。

网红经济受追捧 催火上下游产业

广东南粤经济研究院专家周甸斌对记者表示,网上做生意和网下谈生意并不矛盾,专业市场的升级转型并不是淘汰一方成就另一方的逻辑,而是通过市场的手段相互引导、扶持和制约。“网红直播被应用到专业批发市场的销售,亦为后者营销渠道创新拓展的新尝试,一方面可以通过线上销售缓解商铺销售的萎缩之势;另外可以创新应用场景,对专业市场的功能做多元化改造,如在市场内开设商品体验区,为线上线下的互动提供保障,既满足了市场蓬勃发展之需,也为商家创利增收增加了机遇。”

一个行业火了,自然带动一些相关产业发展。随着直播对内容的要求越来越高,网红的各种培训学校如雨后春笋般越来越多,以网红为主题的创业园也开始涌现。

网红培训机构站上风口

杜依男以前是某大型直播平台的副总裁,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发现,随着直播和短视频领域的发展,整个行业的人才缺口非常大,发现商机的杜依男果断在2018年初辞职,自己创办了网红培训机构。

如果说网红主播正在成为传统专业批发市场升级转型的抓手之一,反过来看,市场需求也在催生网红主播的培训和商业化运作。看得见的是,资本早在这些年盘踞其中,相关网红的培训机构也开始站上风口。

北京呢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 杜依男:目前,创办了两期商学院和两期星学院,商学院主要的培训对象是网红经纪公司的高管,星学院主要针对的培训对象是素人学员。我们通过直播、短视频的基础知识培训,和附加的才艺培训(包括舞蹈、乐器),为主播和网红提升自己本身的才艺价值。

“我在某短视频平台推广一次,单次浏览平台要收我1块钱。”一块钱是什么概念?有做互联网营销的广告界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已经是很高的要价了,而之所以喊出高价,“一方面是平台影响力,但最关键的是买方底虚,如果是核心受众圈流量和转化很少,那一定是在他之前的推荐期出现了问题”。

除了内容的需求,主播内容规范化、合法化的需求也是催生培训机构的重要推手。

周甸斌也提到,商家自行做推广的代价是很高的,除了日常的发广告,还需要按照流量的点击数据付给平台方高昂的费用,这对收支难平衡的突围企业来讲是挑战。

深圳市互联网文化市场协会常务副秘书长 黄欢:就行业的监管来讲也是一样,行业的监管就必须得去规范它。现在,行业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主播认证平台。从主播的业务技能培训(包括了法律法规的培训)、招募,到技能,以及到业务的这种对接,希望通过直播认证平台输出的主播、向市场推荐的主播是合格的、正能量的,能够推动经济发展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