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接班人浮现?85岁的老佛爷首次缺席Chanel高定秀

虽然在头部奢侈品牌中,Chanel有一定资本独善其身,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得以稳坐奢侈品行业第一的宝座。同时由于Chanel集团主要由Alain Wertheimer和Gerard Wertheimer持有,暂未上市,Chanel的业绩压力相对于上市集团较小。但面对LVMH与开云集团的寡头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Chanel也不得不思考自己在行业的位置。

有分析表示,无论是秀场重金打造仿真火箭,还是在高定秀场大费周章建造埃菲尔铁塔和人造海滩,铺张的秀场可能出于Chanel对新一代消费者特别是千禧一代的一些误解。未来消费者对奢侈品牌的期望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华丽置景,而是文化与情感的互动;不是精心营造的登月梦想和巴黎中心主义,而是与消费者就他们关心的议题形成共鸣;不是品牌单方树立的高冷形象,而是消费者自己参与制造的独特人格;不是奢侈浪费的攀比,而是品味和个性的较量;不是口号式的颠覆创新,而是更加多元的新鲜体验。

Haider Ackermann一度被认为是Karl Lagerfeld的接班人。早在2010年,Karl Lagerfeld曾在Numero杂志的采访中表示,“我签的是终身合同,所以主要是看我希望谁来接棒,目前看来我会说Haider Ackermann比较适合。”随后,Karl Lagerfeld钦定Haider Ackermann为创意总监的新闻铺天盖地。但是这一说法次年即遭到否认。

值得关注的是,Virginie Viard便是传闻中Karl Lagerfeld的接班人。纽约时报时装总监Vanessa Friedman去年曾在一篇名为《Anna Wintour后的时尚世界》的文章中写道,Anna Wintour离任的传闻无疑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如果没有Anna Wintour,时尚世界将变成什么样? 她还指出,如今在时尚界职位最稳固的人恐怕只剩下Karl Lagerfeld。

2016年,关于Karl Lagerfeld即将退休的消息又在业界疯传。事情缘起美国八卦小报Page Six的报道,有消息人士透露Karl Lagerfeld目前已经非常疲惫,工作表现不尽人意,已经做好退休准备,消息源还称古巴度假系列或许是他的最后一个系列。这一消息在Karl Lagerfeld接受美国Harper’s BAZAAR杂志采访时得到澄清。去年,Chanel在德国汉堡度假系列也一度被传是Karl Lagerfeld的最后一个系列。

去年6月,在Gucci表示将以100亿欧元销售额剑指Louis Vuitton头号奢侈品宝座的目标后,一向保持低调的Chanel首次公布财报,其2017财年总销售额同比大涨11%至96.2亿美元约合83亿欧元,营业利润为26.9亿美元,净利润录得18亿美元。

不过,尽管签订了终身合同,时尚业界对Karl Lagerfeld何时退休的猜测从未停止。

Karl Lagerfeld在接受美国W杂志采访时Haider Ackermann可以去Givenchy,同时否认了让Haider Ackermann加入Chanel的想法,我觉得那不是他的世界。

经历了过去一段时间创意总监的剧烈换血,人们频频看到违反常识的传闻被证实,因而开始重新审视那个已经被理所当然接受的“时尚”,以及这种时尚的未来去向。

业界对Chanel设计一成不变的诟病已经酝酿了许久

去年6月,在Gucci表示将以100亿欧元销售额剑指Louis Vuitton头号奢侈品宝座的目标后,一向保持低调的Chanel首次公布财报,其2017财年总销售额同比大涨11%至96.2亿美元约合83亿欧元,营业利润为26.9亿美元,净利润录得18亿美元。

不过,尽管签订了终身合同,时尚业界对Karl Lagerfeld何时退休的猜测从未停止。

人们甚至可以大胆推测,Karl Lagerfeld与Chanel签订的终身合同或许是时装史上最后一份终身合同。近20年来,时尚行业结构保持着相对的稳定,如今似乎终于迎来一个新的转折点。

Chanel 2019春夏高定系列时装秀由与老佛爷共事近30年的Chanel创意工作室总监Virginie Viard代为谢幕

Karl Lagerfeld在接受美国W杂志采访时Haider Ackermann可以去Givenchy,同时否认了让Haider Ackermann加入Chanel的想法,“我觉得那不是他的世界”。

每日时尚要闻:时尚界亟需思考的是,Chanel是否准备好迎来一个后老佛爷时代。

Karl Lagerfeld自1983年起担任Chanel创意总监,同时也在LVMH旗下奢侈品牌Fendi担任创意总监超过50年。他曾在采访中表示,“为什么我要停止工作?不工作我可能会死。”

经历了过去一段时间创意总监的剧烈换血,人们频频看到违反常识的传闻被证实,因而开始重新审视那个已经被理所当然接受的时尚,以及这种时尚的未来去向。

时尚界亟需思考的是,Chanel是否准备好迎来一个“后老佛爷”时代。

金沙网www.js55.com,Haider Ackermann一度被认为是Karl Lagerfeld的接班人。早在2010年,Karl Lagerfeld曾在Numero杂志的采访中表示,我签的是终身合同,所以主要是看我希望谁来接棒,目前看来我会说Haider Ackermann比较适合。随后,Karl Lagerfeld钦定Haider Ackermann为创意总监的新闻铺天盖地。但是这一说法次年即遭到否认。

时尚行业正经历结构性演变,各品牌创意总监频繁换血,新的时尚景象已经初现雏形。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谁接替Karl Lagerfeld掌管Chanel,将面对的是一个愈发动荡的奢侈品行业,以及处于“中年焦虑”困扰中的Chanel。

毫无疑问,一旦那些构建传统权力体系的操盘手退出,时尚将变成另一番景象。

有分析指Chanel此举不仅使得收购传闻不攻自破,更显示了该品牌至今仍在奢侈品行业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有分析指Chanel此举不仅使得收购传闻不攻自破,更显示了该品牌至今仍在奢侈品行业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有分析表示,无论是秀场重金打造仿真火箭,还是在高定秀场大费周章建造埃菲尔铁塔和人造海滩,铺张的秀场可能出于Chanel对新一代消费者特别是千禧一代的一些误解。未来消费者对奢侈品牌的期望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华丽置景,而是文化与情感的互动;不是精心营造的登月梦想和巴黎中心主义,而是与消费者就他们关心的议题形成共鸣;不是品牌单方树立的高冷形象,而是消费者自己参与制造的独特人格;不是奢侈浪费的攀比,而是品味和个性的较量;不是口号式的“颠覆创新”,而是更加多元的新鲜体验。

品牌发言人随后解释道,Karl Lagerfeld因身体过于劳累而缺席,并希望他能早日康复。不过,Karl Lagerfeld此次反常的行为已加剧了人们对他将退休的猜测。有业界人士指出,尽管Karl Lagerfeld签订的是终身合同,但若他身体状况不佳,那么退休也将被提上日程。近来他还蓄起络腮胡,有人认为这可能是某种预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