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金沙网www.js55.com:GXG持续布局新零售 未来3年内将收购女装品牌

因此,今年GXG除了传统营销手段外,还搭上了“直播带货”这趟“列车”,从每天早上8点到24点直播不停,通过直播福利来刺激顾客购买。

在吴磊看来,云仓和GXG的模式不够匹配。他认为这种不匹配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一个物理实体店对线上一个虚拟店,每天的货是不同的,那么货品同样要怎么办?第二,线上旗舰店里有线下所有的货,消费者只需要去线上旗舰店买即可,为何要打开这么多店看一遍?吴磊提到,GXG正在思考,是不是有更新的机制方式去做,而不是通过云仓模式。

特别是iphone11pro、2000元天猫超市卡和AirPods Pro的送出,更是提升了顾客的客单价,刺激顾客的消费频率。

GXG集团曾在男装领域凭借独特的电商化路线打开市场,在每年双十一稳居男装销售前五名,这不仅为它带来了超过百亿的营收,还吸引了投资人的关注。

这种与自我对垒是GXG在深度解读年轻消费者需求后作出的正确选择,这样的解读使得GXG走出了一条男装大众时尚之路。

吴磊透露,未来三年内,GXG将收购国内女装品牌,目前已有看中的标的。

博弈:双十一不止是数字游戏

在此前GXG集团多次新零售布局中,都出现了天猫的身影。近年来,GXG集团在全国30多家门店运用天猫的新零售系统,为其线下门店带来了5%-10%的同店销售的同比提升。2018年11月,GXG集团与天猫合作的首家新零售体验店在南京建邺万达正式开业。

这些新鲜灵魂的注入,也让GXG颠覆了此前年轻人心中的刻板商务男装形象,而这无疑是GXG做的最正确的事,反映到业绩上来看,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6个月,慕尚集团实现总收入16.861亿元,同比增加10.6%,毛利润为8.38亿元,净利润录得8967万元,GXG母公司慕尚集团市值目前也已经突破了71亿元。

2013年森马集团曾与GXG集团母公司中哲慕尚进行收购接洽,计划以19.8亿至22.6亿元的价格收购中哲慕尚71%的股权,但双方最终因价格分歧未达成交易。

凭借电商化路线争夺男装市场“话语权”的GXG并不甘于只做男装,此前GXG集团副总裁吴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GXG未来要成为一个小生态系统,这样可以孵化自己的女装、潮牌的男装,家居服等”。

来源:36氪 作者:彭倩

仅仅2019年1年,GXG就先后跨界了顶级IP BE RBRICK、足球“大佬”茵宝、“国民回忆”俄罗斯方块、柯达等,并且“出海”参展全球最重要男装展会之一的PITTI UOMO,在世界舞台上演绎中国新青年的时尚态度。

第二步,进行组织结构融合,除了由于渠道经营者不同而将渠道的销售和经营分成两个团队,集团所有团队都将融合成一个团队,包括品牌营销、CIM、信息技术中心甚至是HR部门。

对后端架构的改革和对前端消费者解读后做出快速反映,GXG要做的就是要用5年的时间成为行业内有发言权的人,成为由新零售模式驱动的低库存、高利润、有情怀的理想型公司。

在阿里巴巴正式提出新零售之前,GXG集团已经开始思考如何进行线上线下不同渠道的融合。

吴磊此前透漏,库存共享、判断商品生命周期、柔性供应链和智能化仓储物流是GXG目前正在做的事情,其目的还是通过后台组织架构调整进行彻底变革,吴磊认为,现在GXG能够通过柔性供应链,做到7天~30天供货,包括羽绒服,速度甚至比部分快时尚品牌还要快。

选择阿里作为新零售路上的最重要的盟友,GXG集团则是基于自身实际情况:“我们和阿里合作是想要公域流量,拿下潜在客户。孵化更多的品牌。”吴磊告诉36氪,他还表示,这也是大多数品牌选择和阿里合作的重要原因。

即便是双十一走到了第十一年,促销依然是双十一最本质的内核,只不过十一年后这场促销狂欢并不仅仅是简单的价格战,其背后反映了品牌对新事物的把握与运用。

早在2014年,GXG集团开始尝试O2O,如今集团在O2O业务中的发货量已经超过3亿元,占总GMV的20%。虽然O2O效果明显,但吴磊在集团O2O化的过程中逐渐发现,O2O其实技术含量并不高,它所承载的只是货通问题,上升不到整个体系的数字化、效率、新零售这个范畴:“就是把线下的货品上翻,解决线上商品宽度的问题”。

GXG方面相关负责人告诉《联商网》,“在今年双十一期间直播中,GXG推出了看直播福利送不停活动,有888元双十一免单特权;瓜分千元现金红包;抽送明星同款,更可以赢取价值3万元的联名款积木熊以及对话大佬探秘品牌的机会,带着粉丝了解品牌文化”。

吴磊认为,谁解决了这个问题,谁就站到了中国产业链的最前端,解决了从产业链的前端走到了消费者端:“否则你今天很累啊,今天做个天猫做个淘宝你依然被品牌商挟制,今天往后谁理你啊,我自带流量。”

重新调动起来“理性“顾客的消费热情,GXG第十年的双十一可不是一场简单的数字游戏,耀眼的收官成绩是GXG与自己对垒、博弈的结果。

在此之前,国内品牌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贴牌。他以某品牌为为例,该品牌通过在韩国买版,微调后发到工厂做OEM,再卖给经销商,经销商上调5到10倍的价格转卖给消费者。在这种模式下,品牌会通过开设各类子公司来承载这些贴牌商品的业务,在开设大量子公司后,公司运营的成本也大大提升。而在不同渠道都需要赚钱一定的利润,因此这意味着消费者也要承担更高的成本。

未来:打造“理想型公司”

不过,随着电商红利到顶,GXG集团和其他零售商一样,都在寻找新的出路。GXG曾公开表示,线上线下渠道的融合已经变成过去式,完成内部架构上的融合,才是真正决定一家公司实现新零售变革的要素。电商将不再是一个部门的存在,而是成为一种通用工具,线上与线下团队合并,回归零售本质。

对垒:再造全新GXG

O2O模式已成为过去,GXG集团正通过在内融合架构、在外结盟阿里的方式,迈入新零售的大门。

“双十一”当天,GXG母公司慕尚集团电商业绩总额突破5.23亿元,GXG单品牌突破3.4亿,位居天猫男装行业第二,GXG第十年双十一之旅完美收官。

第一步,创建生意参谋后台的门店,将商品和门店数字化,例如布局天眼系统,给所有商品打上RFID标签。用吴磊的话说就是“把天猫和淘宝的后台搬到GXG的门店。”

不过,男装无疑还是这个“生态系统”内最具竞争力的一环,GXG在男装发展上更加活跃,开始通过一系列跨界联名加码年轻化扩展客群,扩大市场份额,打造出多样的品牌文化。

和阿里合作拿到更宽的流量后,吴磊透露,GXG集团打算孵化更多品类的品牌,而不只是男装:“希望我的私域流扔给你之后你能告诉我,这个客户除了买你男装以外,他还会买你童装,他还有两套房子,未来还可以买你家居服,那他是你的潜在客户。做好这些数据的应用,GXG也能成为一个小生态系统,这样可以孵化自己的女装、潮牌的男装,童装、家居服等”。

这样的手段在这场营销竞争中格外重要,一方面能够将年轻消费者从层出不穷的新品牌、小众品牌中拉入到GXG消费阵营,另一方面还能保证老粉不会“出走”,这都保障了GXG能吸引大量新粉入会,保证顾客的忠诚度。

得到资本市场认可后,GXG集团也开启上市步伐。2018年9月3日,GXG集团母公司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文件,拟近期赴港上市。在国内,GXG集团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太平鸟男装、卡宾男装,后二者已分别在A股和香港上市。

事实上,GXG的升级之路,都是不断与自身对垒、博弈的结果。

在和阿里合作前,GXG集团主要通过私域流量,也即平台内的1000万会员销货。但GXG很快发现,做男装客群流宽度是不够的,需要用女装等新的品类来扩宽品牌整个客群流的宽度。

通过掌握前端消费者的需求驱动后台供应链的能力为消费者做补给,这就极大的满足了消费者特别是90后消费者对商品新鲜感的追求。

对品牌而言,这个问题其实就是如何实现“线上线下的同款同价”。用新零售的话术来谈,就是打通渠道,进行数字化升级。但在这套话术背后,实际上暗藏各个利益体之间的博弈。吴磊认为,“利益如何共享”,是品牌做新零售的一个很大的困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