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中国家纺第一梯队排序明朗

而在持续竞争力上,罗莱公司的竞争优势在于:多品牌矩阵策略,以多元化品牌风格满足更广泛消费者多样化需求,有效保持和扩大市场份额;坚持“加盟直营并行、加盟为主”的销售模式,以低成本、低投入实现渠道快速扩张同时提升对渠道的控制力以及品牌影响力和渗透力;拥有完整产供销系统,采用“小批量、多批次”柔性生产方式,有效控制产品质量和生产周期,实现以市场为导向的快速应变式产品供应。

“这是公司投资价值的初步体现。梦洁家纺在发展历史、专卖店网络、专利数量等方面的诸多优势是公司发行价高价的主要原因。”姜天武这样分析梦洁的市值优势。

还有一点就是,罗莱公司关联交易现象比较普遍。在原材料采购、产品包装、销售、房屋租赁等很多环节都存在着关联交易的身影,这与公司家族企业的背景密不可分。虽然公司公告称,关联交易价格是公允的,但是关联交易的存在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公司净利润的增加却是不争的事实。例如,公司在2006年11月全资收购销售公司之前,与罗莱控股的关联销售为公司2005年净利润增加94万元,为2006年净利润增加5.9万元。 而财务报表中,其他应收款项和其他应付款项数额较大,但公司未给予更加明细的报告和合理的解释,让关联交易的疑云弥漫不散。

梦洁家纺曾是行业内最早谋求上市的公司之一,2005年就开始启动上市计划,2007年公司申报上市材料,但因为保荐券商申报材料时出现错误,导致2007年12月公司IPO被否,与“国内家纺行业第一股”失之交臂。2009年公司再次申报上市并于年底顺利过会。

好事多磨。业内期盼已久的罗莱家纺终于在一波三折中上市成功。

然而,熟悉家纺行业的人都知道,梦洁的上市经历并非顺风顺水。

罗莱公司高层透露,公司募集的资金项目主要用于营销网络扩张、生产基地与研发中心扩建。

当然,大规模融资、快速扩张的做法,对于企业来说,在给予巨大机遇的同时也孕育着很大的风险。当前家纺市场向好,优秀企业如鱼得水,把握时机积极扩张。但是一旦遇到国家宏观调控,银行紧缩银根,市场行情回落,需求下降,企业的资金链就将面临巨大的考验,冲锋陷阵的优秀企业难免刹不住前冲惯性,而成为市场逆转的牺牲品。今年开始,国家对资金的紧缩力度加大,从银行股、房地产股的应声而落,央行多次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和存贷款利率等可见国家宏观调控动作已加快,已有所体现,这对家纺企业将产生一定影响。

上市征途一波三折

也有人猜测,梦洁家纺具有自主出口经营权,部分产品通过出口方式销售给国际市场,虽然梦洁在外贸上倾注了不少心血,但产品外销的比率还是逐年下降。

谁也不能否认,罗莱在家纺行业属于领袖品牌,公司主营床上用品,产品包括套件、盖毯、床垫、被子、枕芯等11大类2000 多个品种。公司有重要影响力的品牌是自有的“罗莱”品牌,代理着“SHERIDAN 雪瑞丹”、“SAINT MARC 尚玛可”等国际知名品牌。

另一个负面的声音是,梦洁家纺上市重组之前进行资产剥离,将梦洁房地产的股权出让给发行人的股东。有人臆想,梦洁房地产股权出让时存在非常明显的资产和利润转移的行为。

无论从规模实力还是从品牌国际化方面来看,中国尚未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家纺集团”,中国家纺品牌还有深远的、向上的发展空间,但这种扩张如何建立在理性发展的基础上,如何避免出现泡沫式的虚度繁荣,恐怕从一开始就要加以防范与反思。

梦洁家纺此次共发行16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为6300万股。发行价为51元,拟募集资金3.63亿元,实际募集资金8.16亿元,超额募集4.53亿元,超募比例为125%。超募资金和超募比例比此前上市的罗莱和富安娜都要高。

一般看来,企业的经营通常分成三个层面:产品经营、品牌经营、资本经营。资本经营是最高境界,也称为虚拟经营。罗莱一直处在前两道经营工序上,此次上市无疑将迈向更高的经营层面,也是中国家纺品牌提升的进一步探索。

无疑,资本整合将是家纺行业今后一段时间内的主题,以避免一家独大的局面出现。2008年整个行业受到金融危机、资金短缺的困扰,正是有了这样的教训,许多企业明白多渠道融资的重要性,这对于家纺产业的结构调整是非常有益的。更多具有实力的企业集团参与并购,对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淘汰落后生产能力,提高企业集中度都具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募集资金用途何在
股民们关注最为集中的问题是,罗莱募集资金后用途何在?

从国外跨国公司的成功经验看来,国际跨国公司在其扩张中,非常注意控制风险,往往采取产业互补、区域互补的做法,化解可能产生的周期性风险,保持企业能有充足的现金流进行规模扩张。比如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既有房地产这样资金需求巨大的产业,也有香港电灯这样能够提供非常稳定现金流的公共事业类企业,这些产业通过互补,可以使规模宏大的长江实业能够具有非常平稳的现金流,可以提供充足的资金保证企业不断地进行扩张。中国家纺企业在资本整合的道路上还有很多需要学习与借鉴的地方。

上海罗莱家纺董事长助理王振回忆起上市征程时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上市就像一场马拉松,考验着企业的实力与耐力,好在罗莱的努力没有付之东流。”对于没有任何经验的罗莱来说,熟悉上市规程、规则以及递交材料就花去了大量的人力与物力,而对业绩的追求更像一根绷紧的弦,须臾也不能放松。

有人猜测,梦洁不断扩张的后面是不断的举债。对比同行罗莱和富安娜,截至2009年12月31日,罗莱负债是2.07亿元,富安娜负债也一直保持较低水准。这两家公司的负债总额加起来还没有梦洁高。

罗莱必须规避一种可能情况的发生:当企业控制终端达到一定数量相对饱和的时候,或者拓展渠道收效甚微的时候,企业往往会选择投资别的项目,甚至与家纺产业毫无关联,完全陌生的领域。这就会造成企业多元化盲目发展,贪大求强,甚至会冲击主业。

然而,坊间的各种传闻一度将梦洁的发展推至谷底。

业内众多人士对罗莱上市表达了祝贺与期盼之情。很多人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因为罗莱经过多年积累,已经成为家纺行业的领袖品牌,并且在终端表现最为优秀。许多后进品牌都把罗莱作为一个标杆进行追赶,而罗莱也为行业培育了一大批优秀设计师,客观上推动了行业的整体设计水平。

“种种传闻和不测构成了梦洁成长的强大动力,我们必须遵循市场规律疾速发展,给股东和股民一个完美交代。”姜天武认为,有时阻力也是一种财富。

罗莱相对稳定与成熟的内销网络,让许多企业艳羡不已,尽管他们穷追不舍也难以望其项背,同时这也促使罗莱将目光转移到国际,进行国际化战略部署,比如在意大利设置研发中心、与国际公司合作进行羊毛被采购等,而罗莱的每一届新品发布也非同寻常,均在业界产生震撼作用。

至此,中国家纺行业第一梯队的排序基本完成,维科、孚日、罗莱、富安娜、梦洁相继进入资本市场,这些家纺寡头无疑也在复制着其他行业的运作手段——由产品经营到品牌经营再到资本运作。这是企业经营不可逾越的三个基本层面,从宏观角度看来,家纺行业已经远远落后于其他以零售为主的产业,比如日化、服装、首饰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