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美国和印度也打起贸易战:“印太”战略不玩了?

外交和国际战略本非特朗普执政亮点,而诸如“印太战略”之类的外交战略短期又难见效果,在他看来并不划算。

图片 1

2018年5月30日,美国将太平洋司令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并从此在官方场合正式用特朗普独家发明的“印太”(印度-太平洋地区Indo-Pacific的简称),替代了人们耳熟能详的“亚太”(Asia-Pacific)。

美国总统特朗普 资料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时就有专家认为,“印太”战略的提出和强化,表明特朗普政府承认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间存在密切联系,并重新将印度纳入美国官方的“亚洲一盘棋”中,意在联合印度,对抗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倡议。

文 |陶短房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副教授怀特,甚至认为,这一举措具有战略意义,意味着美国向印度和其他国家重申,印度是未来亚洲秩序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支柱,这是“精明的市场营销策略”。

2018年5月30日,美国将“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并从此在官方场合正式用特朗普发明的“印太”(印度-太平洋地区Indo-Pacific的简称),替代了人们耳熟能详的“亚太”(Asia-Pacific)。

然而时隔一年,2019年5月31日,特朗普却宣布,自6月5日起,美国结束其给予印度的普惠制(GSP)贸易待遇;对此感到极为愤怒的印度人随后作出报复:6月15日,印度政府宣布自翌日起,对包括杏仁、苹果、核桃在内的28种美国产品征收最高达120%的关税。

当时就有专家认为,“印太”战略的提出和强化,表明特朗普政府承认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间存在密切联系,并重新将印度纳入美国官方的“亚洲一盘棋”中,意在联合印度,强化对印太地区的影响力。

贸易战中“美国第一”先于“印太”战略

然而时隔一年,2019年5月31日,特朗普却宣布,自6月5日起,美国结束其给予印度的普惠制贸易待遇。

按照美国方面的数据,2018年美印双边贸易总额为1420亿美元(较2001年增长7倍),其中印度对美出口约550亿美元,也就是说,印度对美贸易是入超,特朗普很难用“美国在印美贸易中吃亏”、“要确保‘贸易公平’”等惯用于美中、美日、美德等贸易纠纷场合的理由,来解释其单方面取消对印普惠制的理由。

对此感到极为不满的印度人随后作出报复:6月15日,印度政府宣布自翌日起,对包括杏仁、苹果、核桃在内的28种美国产品征收最高达120%的关税。

一些美国学者认为,印度“必须且只能隐忍”,理由是“和特朗普没法说理”(特朗普此举,势在必得;并且WTO申诉机制即将因为特朗普阻挠WTO仲裁法官任命而崩溃,这个仲裁机制最少需3名法官,而到年底法官人数将减少至两人)且“印度损失微乎其微”(按照2017年的数据,受普惠制影响的印度对美出口额仅55亿-57亿美元,印度受惠幅度不过3%-4%,即便全由印方承担损失,也不过2亿美元),印度“犯不着为此得罪美国”。

贸易战中“美国第一”先于“印太”战略

然而很显然,不久前刚刚连选连任的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不是这么想的。

按照美国方面的数据,2018年美印双边贸易总额为1420亿美元(较2001年增长7倍),其中印度对美出口约550亿美元。

事实上印度的关税报复措施早在去年6月即已作出,理由是美国在加征钢铁及铝关税时拒绝对印度予以豁免,但此后因双方高层频频磋商,这一报复措施一再延迟生效,直到此次特朗普取消普惠制,莫迪才下决心“予以还击”。

也就是说,印度对美贸易是入超,特朗普很难用“美国在印美贸易中吃亏”、“要确保‘贸易公平’”等惯用于美中、美日、美德等贸易纠纷场合的理由,来解释其单方面取消对印普惠制的理由。

近期美印关系在许多问题上都发生龃龉,特朗普对印度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的计划感到恼火,扬言要进行制裁。而印度对美方的施压并不买账。此番普惠制取消和关税报复生效,被许多观察家认为“打响了美印贸易战”,那么,两国置“印太战略”这个预热不久的概念于何地?

一些美国学者认为,印度“必须且只能隐忍”,理由是“和特朗普没法说理”且“印度损失微乎其微”,印度“犯不着为此得罪美国”。

从特朗普的角度,2020年竞选连任成功始终是其战略版图的重中之重。而在贸易领域维持“美国第一”,尽可能让自己能在美国对所有重要经济体贸易中宣称“我们赢了”,则是满足其铁杆支持者、维持较高支持率的战略关键。

然而很显然,不久前刚刚连选连任的印度总理莫迪不是这么想的。

外交和国际战略本非特朗普执政亮点,而诸如“印太战略”之类的外交战略短期又难见效果,在他看来并不划算。正因如此,当特朗普基于“美国第一”发动贸易战的重心,集中在中国、欧盟、日本甚至墨西哥、加拿大等方向时,原本就是美方出超的美印贸易就不会被纳入视线。

事实上,早在去年6月,印度的关税报复措施即已作出,理由是美国在加征钢铁及铝关税时拒绝对印度予以豁免,但此后因双方高层频频磋商,这一报复措施一再延迟生效。直到此次特朗普取消普惠制,莫迪才下决心“予以还击”。

一旦在其他贸易方向或得手、或受挫,暂时不会有更多进展,特朗普便随时可能在印美贸易问题上翻脸,因为他早就对印度对美低价倾销仿制药之类问题有所不满,并相信自己可以通过对印施压,使印度屈服。而此时此刻“印太战略”就必须让位于“美国第一”,或干脆说,让位于其旨在谋求连选连任的“大战略一盘棋”。

近期美印关系在许多问题上都发生龃龉,特朗普对印度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的计划感到恼火,扬言要进行制裁。而印度对美方的施压并不买账。此番普惠制取消和关税报复生效,被许多观察家认为“打响了美印贸易战”,那么,两国置“印太战略”于何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