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东南亚迎来涨薪潮 国内纺织业机会来了

据媒体报道,2017年东南亚地区迎来涨薪潮,越南、印尼、柬埔寨等国同步调涨。其中,越南分4个区调涨,平均涨幅约7.3%,印尼涨幅约8%,柬埔寨涨幅约9%。

虽然中国是纺织品生产大国,但随着棉花、羊毛等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人工成本上涨,纺织企业的利润被一再挤压。

近几年东南亚越南、印尼等国年年调涨最低薪资,2017年也不例外。其中,越南部分区域2017年劳工每月最低薪资已由2016年350万越南盾调高至375万越南盾,折合约165美元,涨幅7.14%。由于这些国家纺织产业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纺织服装产业在这次涨薪中受益颇多。

为了节约成本,多数纺织企业开始转型,并寻找降低成本的良方。其中,有纺织企业表示:“今后将更多地投资于自动化设备,两年内将裁减三分之二的劳动力。”

国外薪资上涨,对国内纺织服装产业又将产生多大影响?按照业内人士说法,今年这些国家调高工人薪资水平对中国影响并不大。无论薪资再怎样上涨,与中国的工资水平相比仍差一大截。特别是国内外棉价有一定差距,截至1月20日,国内棉花价格B指数为15627元/吨,高于国际棉花价格指数1000元/吨。因此进口纱在中低端纱领域仍具备很强的竞争力。

事实上,为了降低人工成本,多数纺织企业开始想办法减少生产人员的数量,并采用智能或其它方式替代人工成本的增加。据《证券日报》记者整理同花顺统计数据发现,与2015年相比,2016年,在40家纺织业上市公司中,有近五成的上市纺企减员。

最近国内企业税负问题再被热议,加上纺织辅料等成本上涨,即使内外棉价差缩小,国内纺企压力并未减小。比如聚酯产品加工成本增加了100-150元/吨,其他产品加工费增幅在10-20%,这还不算运输成本的增加。甚至有人形象称之为:“我们熬过了需求淡季,挺过了G20的追杀,躲过了聚酯原料涨价战中的枪林弹雨,不料却死在了包装袋、纸箱、油剂、运费、辅料等的涨价声中。”

纺织企业减员降成本

据中国绸都网做的一份调查显示,2016年有近27%的纺织企业认为其原料成本压力还是比较大,20%的企业认为染费上涨对其影响最大。而诸如赋税压力、人工成本、资金周转等,每一条亦是牵动纺织企业生死存亡的敏感神经。可见2017年国内纺织产业依然面临较大竞争压力。

2016年,纺织行业成本的不断上涨,使得纺企生产增速呈现逐渐趋缓态势。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国38480户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9%,低于上年同期增速1.4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国内人工成本的不断上涨,并向欧洲用工工资贴近,国内纺企以前的“人口红利”优势逐渐降低,纺企优势大幅减弱。

据报道,国际纺织制造商协会(International Textile Manufacturers Federation,简称ITMF)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6年间,意大利和中国的纱线劳工成本差距缩小30%,从0.82美元∕千克降低至0.57美元∕千克。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当前国内的劳动力成本不断升高,让原本就以“人口红利”为“竞争力”的国内纺织业面临了新问题。

在人工成本大涨的情况下,多家纺企开始逐步减少员工的数量,其中,凯瑞德随着业绩的大幅下降和亏损,导致员工急剧流失。最后,公司更是将纺织主业剥离上市公司,转型互联网行业。

从同花顺数据来看,凯瑞德2009年员工数量为5047人,而到了2011年,公司的员工总数直接锐减至1423人,截至2016年,公司因为剥离纺织主业,使得公司员工人数仅余58人。这意味着,2009年至2016年的8年间,公司员工流失近5000人。

此外,与2015年相比,2016年员工总数减少最多的则是鲁泰A,公司员工人数从2.2445万人减少至2.1019万人,一年间,员工人数减少1426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