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reeziemaples.com

中国对美出口纺企谋破困局

挥规模优势,立足强项,开拓市场,2004年亚光家纺在美国纽约第五大道40街注册成立LOFTEX公司,雇用了10多名美国本土的顶尖销售、设计、物流人员。2013年,公司通过OEM和ODM,在美国市场完成了1亿多美元的毛巾产品销售。

中国国内加工成本的上涨,让中国对美出口纺织服装产品失去了价格优势。而在创新方面,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又比不上意大利企业。中国对美出口纺织服装产品现在是高不成低不就。转型成为企业破解困局唯一路径,但企业也深知转型之路并非坦途。有些企业已开始了转型尝试,并取得一定成功。

亚光美国公司LOFTEX首席执行官Jeffrey Williams表示,亚光进入美国市场已经有10年了,在美国的发展情况很不错,得到了市场的认可。“美国市场并不容易进入,亚光是凭借其国内企业完善的毛巾产业链条,高效的生产加工能力,强大的物流生产配送服务等优秀条件,领到进入美国市场的‘准入证’的。进入美国后,亚光很快找到了适应本土化销售的方法,它的设计团队也是强有力的,很具有竞争力。亚光带着东方文化而来,并把这种文化很好地融入美国市场,这就是良好的市场触感。如今,在不断的发展中,亚光经受住了严格的考核,进入到美国主流零售商渠道。用中国话说,叫‘十年磨一剑’,我很为亚光感到骄傲,可以说,它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扎根于美国市场了。”

美国零售市场纺织品服装超低的价格,让中国对美国出口企业的老板和业务人员心惊肉跳。“做不下来了,做不下来了。”看着老海军一套3件套婴儿装零售价才5个多美元,常年做童装出口的常州粉蓝世家商贸有限公司业务总监刘建华直感叹,中国现在的加工成本已承接不了老海军这么低零售价格的订单了。

Jeffrey Williams表示,强大精细的制造能力,高效的物流配送水平,本土化的经营模式,海外强有力的管理团队,以及对市场变化的判断和把控能力,使亚光美国公司LOFTEX在国际竞争中具有很多优势。

感叹的不止是童装出口企业,中国家纺出口企业也同样对美国市场纺织品的低价感叹不已。从位于洛杉矶的杰西潘尼出来,烟台北方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七部经理杨华峰就向同来美国的公司同事抱怨,“生意没法做了。杰西潘尼四件套床品价格低的才9.9美元。我们连成本都不够。”

“如果中国企业希望走出国门,占领更广阔的国际市场,那就要通过了解、学习和总结,从成功企业那里得到经验,这样可以少走弯路。”Jeffrey Williams介绍说,公司主要通过百货、超市及网络渠道进行销售,总的来说,百货渠道相对困难,而线上渠道主要是通过亚马逊和易趣进行销售。不过,公司对于线上线下产品的质量和价格要求是一致的,不存在线上线下质量、价格的区分。“我们认为,如果做不到线上线下同质同价是会影响销售的。”Jeffrey Williams说道。

许多对美国出口企业反映,中国国内加工成本的上涨,让中国对美出口纺织服装产品失去了价格优势。而在创新方面,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又比不上意大利企业。中国对美出口纺织服装产品现在是高不成低不就。

关于棉花的价格问题,Jeffrey Williams表示,虽然印度棉花相对于中国棉花在格价上有优势,但随着中国国储棉直补政策的推进,未来中国棉花的价格会逐步与国际棉价接轨。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印度纺织织造的质量、交货期等问题都还存在不完善的地方,因而中国纺织企业高效的制造能力还是有很明显的优势,未来国际订单在很大程度上还会回流到中国。

订单转移已成事实

美国是中国重要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市场,中国纺织服装产品在美国市场占很大的份额。但近两年中国加工成本的大幅升高,已令许多美国订单从中国转移到了拉美国家和中国周边加工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

7月19日至21日,第十二届中国纺织品服装贸易展览会在美国纽约贾维茨会展中心举办。考察美国零售市场是中国许多参展企业在展会举办之余的重要任务。除了参加展会,刘建华一有时间就会去看美国的服装品牌店。在纽约郊区购物中心的老海军专卖店,刘建华做了一个随机统计,她选看的十个系列的服装只有一个系列价位稍高的产品是中国制造,其它都为拉美国家制造和中国周边国家制造。

比老海军更为高端些的品牌也出现了类似情况。参加纽约展的烟台北方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进出口分公司副总经理万炳政在伍德伯里奥特莱斯的拉尔夫·劳伦POLO专卖店对衬衫作了个随机统计,七八个系列衬衫中,只有一个系列的衬衫是中国制造。而前些年,像拉尔夫·劳伦POLO这样高端一点的品牌,中国制造占了很大的比重。

参加纽约展的中国展商在逛美国零售市场时调侃,以前在国外出差是怕买到“MADEINCHINA”的产品,现在买到中国制造的产品已不容易了。

参加纽约展的中国出口企业在展会上也感受到了订单转移的压力。杨华峰告诉记者,展会期间到展位的客人还算多,但能否做成生意还要看后续接洽情况。中国出口企业开拓美国市场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问题。由于中国成本提升太快,低档产品订单转移已成事实。北方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很多美国的订单已转到印度去了,而且订单转过去后就不再容易转回来了。由于订单转移,杨华峰估计他这个部门今年下半年对美出口比去年同期要减少50%。

上海飞马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陆龙生已是第8次亲自参加纽约展,他的公司是纽约展的老展商,12届纽约展届届都参加。头发花白的陆龙生尽可能亲自参展的目的,就是为了能直接、及时感受到美国市场的变化。陆龙生告诉记者,美国市场仍不景气,高档产品的市场销量受影响,而低档便宜货现在中国企业又没条件做了。由于这个原因,飞马公司今年对美出口量有所下降。因为低端产品中国企业没法做了,而开拓中高端市场,中国企业还有个过程。

转型之路非坦途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王天凯在展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受环境制约,原料波动、用工成本上涨、汇率预期升高的影响,中国纺织业的发展面临成本上涨的巨大压力。中国企业走纯加工之路已行不通,必须在产业链中靠品牌和科技创新能力提升自己的价值。不断调整产品结构,生产适合美国市场的产品,是企业应对成本上涨压力的最有效方式。

转型成为企业破解困局唯一路径,也已为企业所认识。陆龙生告诉记者,原料上涨是全球范围的,客人还能理解。但中国国内成本过快上涨客人不理解。中国出口企业要想在美国市场继续有作为,下一步只有调整产品结构,推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才能取胜。

刘建华告诉记者,现在中国企业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境地。与拉美和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加工企业相比,中国企业已无成本优势,而与意大利企业相比,中国企业的最小订单起订量、面料质量和设计水平还有相当距离。甚至连中国纺织界引以为自豪的完善的产业链优势,其他纺织业后发国家和地区也在逐渐具备,比如印度的纺织产业链就已在逐步完善,而且印度很多工厂的自动化生产程度非常高。转型是中国企业的唯一出路。刘建华认为,要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只有这样,才能改变被动的局面。另外,企业必须要认清自己的实力,是从出口转内销,建立自主品牌,还是先从引进国际品牌,逐步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做起,这些都需要企业自己审时度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金沙网www.js55.com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